我们找不到的旧约 25

目录】【上一章】【本章:25、观察手术室】

便立刻松开手,准备去按手印;但是当我的手举起来的时候,忽然注意到指尖上的黄光,我便立刻蜷缩起手指,假装感觉到顾虑,然后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后来,我发觉自己都是在说一些歪理,因为对方已经将所有的情况都写得很清楚了)……在对方给出我合理的解释之后,趁着对方没有注意,我迅速将羽毛笔上的墨水染到大拇指上,再盖上自己的手印。
我将改好指印的同意书堆到那位小姐的面前,那位小姐不知所措的望了望手中的红色染料和羽毛笔上的墨汁。
我指着同意书上的黑色指印:“都是指印,应该可以用的啊!”
那位小姐稍微想了一下,然后咧着嘴微微一笑,将所有的东西收拾起来。她叮嘱我在客厅里休息一下,等会会有人引我进入手术室的。
说完话之后,她便带着旁边的男人走入内屋。
我坐在房间里,无聊得盯着桌面上的白漆。这张桌子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干净,但是有些地方出现了裂痕、而且会有黄色的斑点出现,看来桌子被使用过一段时间。所以这间汇忆所已经开了一段时间,而且用过这张桌子的人有很多。
“你在想什么?”格格弹动着桌面“别想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停止的手指,我稍微活动一下,然后继续敲这桌面:“你不觉得这件事情里面有点文章吗?昆仑让我来找约翰,早就提醒我对方会出难题,而且还知道汇忆所的存在;躲了那么多年的约翰,愿意跟我回去,开出的条件也是要灭掉汇忆所……而这个地方:看起来好像到处都是漏洞,但是里面究竟设计了多少陷阱,都是说不清楚的事情!我总是觉得有人给我们下了套,而且这个人就是昆仑!”
格格听完我的分心,稍微安静得考虑一会才回复我:“面对昆仑,我们就像是个透明人,他随时都能够挖掘你的大脑,所以你根本就藏不住秘密!但是他好像并不知道的我的存在——反倒是那个约翰,似乎对我俩的情况了解的很清楚!”
我们两个人同时安静下来:我担心得是昆仑,格格担心的是约翰;这样一来,我们共同使用的大脑将要处理更多的数据,我真得担心它会因为过度运转而报废调!
格格忽然暗叫一声:“久约,你现在还算是一个灵体吧!没有脑细胞,对方怎么抽取你的记忆?”
我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前面的白色墙壁:“他们抽取的东西只会是空气!”
格格和我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嗯”,然后就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没有在聊天。
手指停止弹动,我很安静得望着桌面上的裂痕。
这个时候,另外一位姑娘出来招呼我。
她把我引入内室里面。
往里面走,便是一个穿堂。正对着大厅的房间非常的大,虽然大门都是合着的,但是我还是能够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机器转动的响声和人类的呜呜叫声,所以这件屋子应该是手术室;在我的左手边有一间房间,房间一样是被锁着的,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却有隐约的光亮——我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太阳,它可是非常的明亮,而且还带着一些温度;在我的右手的那间房间,那是敞开着大门的,里面布置得跟现代办公室一样,人类走动的声音络绎不绝。
我被那位姑娘引入手术室里。
刚刚进入这个地方,我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念头,但是格格将我的双脚定住。
她很严肃得警告我:“如果你现在逃跑的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带不回约翰,我们也要人头落地!”
我只能用力的闭上眼睛,点点头,然后走入那间焦气冲天的手术室里。
他们让我坐在一张软皮椅子上,然后将我的四肢固定住,然后用三块板将我的脑袋固定住。左右两边的铁板上有两个洞,似乎是要让什么东西穿过,而上面的那块铁板是实心的(很重很冷)。我稍微转动一下手腕,我发现他们绑得特别紧,让我完全没有移动的空间……这时,一位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走进来,在我的手腕上扎了一针。
我觉得那玩意应该是用麻醉使用的,但那玩意是作用在人体上的,而不是作用在灵魂上的;所以当液体注入我的身体时,它们很快就顺着我的手臂流在椅子上——但是那些家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
在过了几分钟,他们认为我已经被全身麻痹之后,就使用上正规工具。
这个玩意有点像是中号的钻空气:它的前段是一根非常纤细的空心针头(这针头比头发还要细,若不是会有些反光,我根本就看不出来),中间是铁制的枪身和手柄,后面就是一个大只的玻璃管。
我想:它应该就是用来抽取脑细胞的工具吧!
那个针头从左边铁板的圆洞里插进我的脑袋里——我无法理解那些卖记忆的人,难道他们就不会害怕这台机械转动时发出的响声吗?就算是有麻醉剂作用,可听到这种响声还是会让人感到紧张。
当针扎入我的大脑时,我立刻有一种想要抛弃生命的想法:因为我还是能够感觉到疼痛和莫名的空洞感。我的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疼痛带来的低吼声从我的嗓门下挤到嘴里,但是我还是尽量忍着(因为我觉得不能叫出来)。
手术的速度很快,仅仅只在半分钟内就完成。
当针头从我的身体里移出来时,我觉得脑袋里空了一块,这个空洞让我有点把握不住平衡。在我想要走下手术台的时候,我竟然因为重心不稳,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我微微闭上眼睛,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格格。她善于使用左脑,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平衡点,所以她能够让我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平稳得走出汇忆所。直到我们走出汇忆所,她才重新让我控制身体。
因为有格格的帮忙,我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稳定住自己。
走出汇忆所,我快步离开。我几乎使用跑得方式,冲回到约翰的屋子里。
约翰看到疲惫我,便让爱雅过来拥抱我。
一个温暖的拥抱,能够为疲惫的人瞬间充满电。我吸收着爱雅身上的暖气,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
约翰蹲到我的身边,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撩起我左脑边的长发,摸到一小块凸起的地方(那是血液凝结后的疤痂):“和我想得差不多,看来你要丢失一部分的记忆了!”
我放开爱雅,抬头望着约翰:“他们需要取得是脑袋的细胞——我只不过是一个灵魂,怎么可能被取走记忆!你蒙我啊!”
约翰点点我的伤口:“你不觉得这边的脑袋有点空吗?”
我张着嘴,不知道应该做如何的答复。
约翰用最简单的方式给我解释:灵魂是由分子组成的,它们因为一种力量而凝聚在一起,它们各有各的功能;但是这些分子是不能主动再生的,如果有一部分分子被外力抽走,就会造成灵魂的不完整,想要恢复完整的灵魂就需要用其它的分子来填补!
我眯着完全不明白的小眼睛:“所以,你是想要告诉我:那部分分子现在被保存在汇忆所里,我必须要毁掉汇忆所,才能够找回我失去的那部分分子了!”
约翰非常高兴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保存没有用的东西,也不会让一个没有的人再次进入自己的地盘!”
我听到这句话,伸手就是给他一个大呼丫子——还真让我一击就中!
约翰捂着自己的脸颊,有种想要将我踢出的念头。
爱雅听到响声,立马回头,她伸开双手挡在我和约翰的中间:“不可以打我妈妈!”
有的时候,可爱的孩子总能缓解气氛。

(待续)

目录】【上一章】【本章:25、观察手术室】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