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我们找不到的旧约(23)

目录】【上一章】【本章:23、恶心的药剂】

清醒过来的我,从男人的手中接过一碗稀饭:“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爱雅小心的吹着稀饭,大声回了我一句:“爸爸天刚亮的时候就起来了……他说你不会生火,就让你多睡一会!”

我隐约见到男人脸上泛着一些红光。

我稍微安静一会,想着昆仑跟我说的事情,嘴上不由得说出来:“老公,你知道亡魂丹的事情吗?”

男人很自然得接下我的话:“亡魂丹,我听黑街的人说过——是一种很危险的药品,正常人用不上的!你还是叫我陈韩泽吧……”

陈韩泽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亡魂丹顾名思义是吃了就会丢命的东西。它是用这个世界上最毒的三种药物调配而成的,里面还会加一些特别的东西(具体配方只有制药师知道);但是它的颜色非常的可爱,是一种由黑红白三色相融合的药丸,它会散发一种很特别的气味,不让人讨厌、但也不招人喜欢的草木香。据说吃下这颗药丸的尸体:会全身散发一种淡淡得草味,但是全身会是一种焦炭般得黑色(黑的连鼠蚁都愿意接近)。所以是否中了亡魂丹的毒,有经验的人都能够看出来。

我感到有点疑惑:他告诉我的、跟昆仑说的,好像是两样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将空饭碗递交到陈韩泽的手中:“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趟!”

我刚刚站起身来的时候,就感到衣角被人扯住。一双如同孤独小鹿的圆眼睛死命的盯着我,让我有一种无名得负罪感——我扭头看着坐在一旁的陈韩泽,然后微微得撇了一下头。

陈韩泽本来想要将爱雅抱过去,但是她的手捏得实在是太紧了,他也没有办法将我们分开。

我叹了一口气,一手将小姑娘捞起来,然后搂在怀里、轻轻得摇了两下:“宝贝儿!妈妈现在真的有事情,我只离开一会会,马上就回来!”

爱雅用力得摇摇头,勒这我的手又加了几分力:“你走了,就不会回来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拍拍她的脑袋,然后对陈韩泽说:“我可以带她一起去办事……你能放心吗?”

陈韩泽只能同意!

所以我就被爱雅牢牢得拽着右手,走出了小木屋。

我的目的地是:约翰的房子。我是去要答案的,而不是冲着亡魂丹(事实上,我已经有点想要放弃服用亡魂丹的念头)。

当我们走到约翰家前,我注意到路上的行人都会用多看几眼爱雅——不是因为小姑娘长得特别好看,而是因为一个人类牵着能量者的事情,在这条街面上并不多见!

后来还是喵从空中抛下一块大围巾,将我的身子遮挡起来,才避开了那些人类的奇怪眼神。我低头看着手中的女孩,尴尬得笑了一下;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静静的望着我!

很快,我们就来到约翰家门口。

这个心大的男人,竟然让房门敞开着。处于礼貌,我在门板上轻轻磕了两下……房间里面传来一声:“你有脚吧!”

一句非常另类的邀请,我深吸一口气:“我带了一个小朋友来,你没有意见吧!”

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约翰看到我牵着的爱雅,顿时板起脸来:“你带个死人过来干什么!”

顿时脾气上头,我将爱雅拉到屋子里,让她乖乖得待坐在椅子上:“什么死人!她顶多只是一个病人!”

约翰望着定坐在椅子上的爱雅:“如果不是生病,她现在早就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

完全不能跟上这个男人的思维,我用力捏着拳头,以免自己会一拳揍在他的鼻梁上——我的朋友都说:我是一个将情绪写在脸上的人,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够一眼看出我的想法;但是面前这个人就是瞎子,我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依旧是自顾自得说着话!

“你是要吃掉这个孩子吗?”约翰将一只瓶子捧在手中,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的两只手都带着白色手套“如果你要进食的话,最好离开这里,不要弄张我的房子!”

我用力大声的喊过去:“约翰!我再说一遍:她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食物!如果你要在这么说下去……”

约翰很快就回了一句:“你可以选着放弃!”

他的一句话,将我的思维拉到正的方向:“要怎么才能进入汇忆所,你的方法想出来没有?”

约翰将手中的瓶子放在桌面上:“这种药物能够让你拥有人类的躯体。不过它的侵蚀性非常强,喝过之后,你会有种强烈的口渴感——不过,毅力强的人也能够忍受过去!但是你……好像不行!”

我注意到约翰在看爱雅的脖子,我们能够清楚得看到她脖子上的血管,如果稍微静心些、还能够听到鲜血流动的声音。在糊涂的人都能够明白他的意思:我一旦喝下这种药,就一定会需要鲜血的滋润,我会在短时间里成为“吸血鬼”,而爱雅随时都会成为我的食物!

我看着那只瓶子:“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约翰淡淡得摇摇头,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深夜里黑狐的眼珠子,用一种含有挑衅的眼神望着我——很有耐心得等待着我的选择!

我望着他的卧室:“你的房门带锁吧!”

约翰转身看着门板,然后对着我点了一下头。

我立刻拉起爱雅,将她送入约翰的卧室。

我蹲下身整理一下爱雅的衣服,让她坐在凳子里:“爱雅,一会不管听到任何声音,就不可以出来!你要将门锁得牢牢的,不管谁叫门都不可以出来!如果你开门的话,妈妈就不要你了!”

然后我就退到门外,听着爱雅将门板反锁上,在从约翰的手中接过大锁将其锁死!

等到所有安全措施都完成后,我才取过约翰放在桌子上的瓶子——当我拔下塞子时,一股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瓶子里装得东西根本就是毒药:一种腐肉的臭味冲入我的鼻子,直让我翻白眼!

我用力咽下口水:“你确定这玩意喝下去,不会要我的命!”

约翰用力得点点头!

我用力吸一口气,然后捏住鼻子,将那玩意灌入嘴里。那玩意已进入碰上我的舌头,就让我的胃部极力翻动……约翰警告我:“我只准备了一份药!”

我只能将翻到口上的酸液混着臭水,一咕噜得吞入喉咙里!

药水进入的喉咙,然后流入每一个血管,它就像是一道岩浆灌入我的身体,蒸发了身体里的所有水份,很快我就觉得双唇发干、身体的血管都在紧缩着……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要喝东西、喝东西!

我用力抓着自己的喉咙,我的耳朵能够清楚得听到那些债血管里流动的鲜血!

这个时候,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待续)

目录】【上一章】【下章:残酷的试探】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