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我们找不到的旧约(21)

目录】【上章】【本章:21、他进入我的梦中】

  男人看着闪烁的火苗:“像你这样的人,能够跟我们这种下等人交朋友!”

我听那位尊贵的“智者”说过:在这个社会里有着非常严格的等级制度,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允许跨级交流的,更不用说是谈恋爱了!(在皇宫的时候,我望着那些穿着漂亮衣服的侍女,她们被禁止谈恋爱,却必须要服侍男人!而格雷迪是这样回答我的“性不等于爱,只是一种需求而已”。)

我举起自己的手臂,九分袖上沾了一点灰尘,让原本的鹅黄色变成一种挥灰灰色;我伸手想要去拍那些灰尘,但是最后我还是停止了动作……虽然我是从垃圾桶里爬出来的,但是那只桶里都是些干燥的菜叶子,所以我只是闻起来有点臭而已!我伸手抓起地上的一把土灰撒在衣服上,然后再将手上的细灰抹在脸上:“这个样子,能不能做你的朋友?”

男人望着我:“做朋友?就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未婚夫?”

我偏偏脑袋,稍微考虑一会,才半袋犹豫得回答道:“如果他知道我‘移情别恋’的话,应该会砍死我的躯体吧——不过,就算我们能成为朋友,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可能就消失了!”

男人忽然偏转过头望着:“消失?”

我不假思索得回答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月的寿命,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我就会咯嘣了!”

男人望着我的身体,他发现我的周围有一股淡淡的黄色光圈,而且我的身体有的时候会出现半透明的状况。他在其他人身上也见过这样的情况:“你是能量者?”

我张张双臂:“刚刚出炉的能量者!”

男人咽了一口气:“我周围有不少跟你一样的人,他们都活得很健康、而且很长命!”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平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火苗带来的温度,让我觉得他似乎在安稳我自己,我偷偷得微笑着:“这话,我就当成是你在安慰我了——陈韩泽!”

男人很快就回了我一句:“我不叫陈韩泽!”

我很不客气得道了一句:“从现在开始,我就这么叫你了!而且你一定要记住,因为只有你记得我,我才有生存下去的动力——我的陈韩泽!”

这一次,男人的抗拒力没有那么强了!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坐在火炉边,看着那些温暖的火光,没有太多的言语。

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一直在想着如何快速解决当前的问题,然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我相信真正的陈韩泽能够信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将我的身体保护好,直到最后的期限;但是正石侵蚀灵魂的速度太快,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越来越重,再这样下去怕是真得不能离开这个世界了……真实世界里有我太多的羁绊,我并不想留在这里!

男人不说话:他在考虑我是不是一个值得帮助的人,虽然在皇宫外面也会有能量者存在,但是他们都会成为侍卫队的猎物,如果无法在规定的时间能完成转变、获得跟人类一样的形象,他们就无法隐藏住自己,最后被侍卫队消灭调。我说得一个月的期限正好是这个转变期的时间——但是他并不知道改如何完成这个转变。而且他也没有多余的能力来帮助我,因为爱雅还需要他照顾!

就在我们两个人相互考虑着自个儿的算盘时,爱雅忽然咳嗽了两声。

于是男人立刻站起身来,去照顾女儿。

他站起身来时,匆忙说了一句:“这个天有点凉了——你待会就跟爱雅一起睡吧,那个角落比较避风!”

我微微张着嘴,望着站起身的他,然后撇过头想了会:这个男人有的时候还是蛮细心的!

我立刻直起后背,大声得喊了一句:“既然天凉……那么大的角落也够三个人休息了!陈韩泽!”

男人听到我最后喊出的名字,只是给上一声“哦”,然后就去照顾自己的女儿!

就这样,我在亚蒂这个国家里找到一个暂时栖身处!

晚上,我跟爱雅睡在一起。

小小的她,身体的温度偏低,虽然裹着一条毯子还是暖和不起来;所以半夜时,她很自然得就抱住我,而我的身体意外的散发出热度来,能够温暖起她的身子,所以我就这样搂着她睡过去了!

睡梦中,我觉得自己的身子非常得轻,竟然能够在空中行走。我在黑暗处走了一段路,便见到一处亮堂的地方,我就走过去;原来亮堂的地方,就是昆仑的房子(看来我是做了一个梦中梦)。

“外面的风大,进来喝杯酒吧!”昆仑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我听来却非常的清楚。

我轻轻得吐了一口气,然后推开房门走进去——这间房间更皇宫里的那间屋子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桌子上面摆放了一盘国际象棋!

我走到桌子前,双手撑在桌面上,仔细得看着那盘棋:它们个个都认识我、可是我完全不认识它们!

拿着一支陶瓷瓶的昆仑站在卧室门口,一动也不动、静静得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是赛亚刚刚送过来的葡萄酒!”他走到我的身边,然后将那盘棋收拾起来,放在地上。

感觉到昆仑的靠近,我竟然没有太多的防备感,我侧过头望着昆仑手中的瓶子:“这个里面应该没有你的血吧!”

昆仑笑了一下:“没有,不过有绝蓝!”

我伸手接过一杯葡萄酒,放在鼻子下面细细得闻了一会:这种葡萄酒的葡萄香味很重、中间夹杂着一丝淡淡的酒精味,跟我平常在W城里买到的普通酒有点不一样!在昆仑的鼓舞下,我稍微尝了一口(酒精会刺激我的大脑,所以没有必须要我不会轻易尝试酒类):酒水入口甘、香。

(格格的思维忽然冒出来,她在我不注意时,用力吸了一大口的酒——这个家伙有点贪杯)

因为刚才得那一大口酒,我的身子越加暖和起来,就像是穿了能够发热的衣服。

一杯酒下肚,紧张的情绪有了放松,我也就开始乱说了:“你说,我现在在这里跟你喝酒……爱雅怀里抱着的会不会就是一张毯子?”

昆仑为我的杯子倒上半杯酒,然后举起自己的半杯酒,轻轻得抿了一口:“你有没有见过蝴蝶?”

有点跟不上昆仑的话题,我只是简单得嗯了一声。

昆仑的话中带着一点点的意义,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能听明白其中的意思:“蚕只有自己破茧,才能够变成真正的蝴蝶——如果你无法接受那些疼痛,你就无法拥有真正的形体。”

我叹了一口气:“只要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我就能够拥有真正的身体了!”

昆仑板着一张脸,直勾勾得看着我:“约翰那里有一件宝贝:对能量者有益。但是刚刚服用下去时,会有巨疼感,如果你坚持不住,就会丧命……”

我听到后面几句话,便开口问道:“这么危险的东西,我为什么还要去吃它呢?”

昆仑很直接得告诉我:“因为只有吃了亡魂丹,你才有机会进入汇忆所!”

我有点点诧异:昆仑知道汇忆所的事情,他好像也希望我能够进入那个地方……

他看出我的疑问:“那个地方藏着一个能够让你回到现实生活的秘密!”

我抬着头对上他的双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现在说话的人就是你本人——你进入了我的思维?”

昆仑眨巴眨巴眼睛。

我立刻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怀中抱着暖暖的小爱雅!

听着小爱雅的呼吸声,我开始有点不太想要睡觉了!

(待续)

目录】【上章】【下章:22、破茧的药物】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