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我们找不到的旧约(20)

目录】【上一章】【本章:再次遇到他】

我张望着四周:这间屋子的四周没有任何可以用来遮盖的东西,而且有一半的屋檐是破漏的,从外面灌进来的风,虽然没有达到寒冷的程度,但是对病人来说完全可以造成一种伤害!

喵在我的身边挥动着翅膀,吱吱得叫着,似乎在催促我快点想办法!

我稍微停了一会,然后将身上的薄外套脱下来,盖在那个孩子的身上;但是当我抱起她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身子冰冷得令人寒心!无奈之下,我决定用武侠小说的古老方法来帮这个孩子取暖——但是我的身体温度不足以让这个孩子温暖起来!

我用力得搓揉着她的身子,小声得说道:“孩子,不要放弃……你的时间还没有到呢!”

大概是因为我的手过于粗糙,没有一会的功夫就将那个孩子的皮肤搓揉出绯红色;我将额头贴在那个孩子的额头上,一点点的热度让我觉得希望了;所以我就更加的用力搓揉她的身子,大概过了十分钟,这个孩子忽然轻轻得咳嗽两声,然后缓缓得睁开眼睛!

她应该没有分辨出我是谁,但是她能够感觉到是我救了她,所以她对着我甜甜得笑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长得非常漂亮,就像是一尊卷头发的陶瓷娃,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掐捏她的脸颊!

我摸干净她脸上的灰尘,回了她一个笑容:“没有事情了!”

“你是谁!”一个非常洪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那个在汇忆所门口撞到我的栗色短发男站在光亮的地方!

我不满得抬起头望着那个男人,但是当我看清楚他的样子之后,我已经忘记该做何种反应——因为他的脸我实在是太熟悉了,那张脸就是陈韩泽的复刻!

若不是他冲到我身边,将那个孩子抱起来,我可能会呆滞更久!

我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很唐突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那个男人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瞪着我:“你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听到那个孩子小声得叫着“爸爸”,我忽然明白过来“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我的陈韩泽”。所以我很冷静得回答他的问题:“这个孩子是你的吧……她刚刚差点死了!这里不是好的避风处,我建议你还是另外找一个地方吧!”

那个男人被小孩子的双手搂住脖子,顿时温柔下来,他小声得对那个孩子说:“爸爸带回来一些大米,等会就给你熬粥喝啊!”

我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边,然后弯下腰捡起落在地上的布袋子:“这个孩子还需要照顾……粥我帮你熬吧!”

不容对方反对,我很快就走到角落里的简易厨房,将米粒倒入一只比较干净的瓦罐里,然后用破缸里的雨水淘洗后,便准备烧煮……但是我不知道这里的火具怎么使用,所以面对一堆木柴,只有发愣的时间!

男人忽然走到我的身边,蹲下身在堆放木材的地方捣鼓一下,就摸出一个火折子来。他熟练得擦亮火折子,帮我升起一堆火。

就在他帮我升火的时候,我注意那个孩子的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毯子——毯子很新,应该是刚买回来的!

这对父女住在这种地方,平日里能够获得的钱财应该不多,想要弄到这么新的厚毯子想来不会很容易……或许,这就是男人进入汇忆所的原因吧!

男人应该经常做家务,做饭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坐在一颗大石头上,歪着头看着他做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他认真做事情的样子跟陈韩泽很像;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脸颊……他感觉到我的靠近,立刻避开我的手指,然后用一双稍带防备心的眼睛望着我!

我并没有收回尴尬的右手,而是直接按上他的脸颊,然后用力抹去刚刚被他蹭上脸的柴灰:“我叫罗久约!你叫什么名字?”

他低下头查看着那些燃烧着的火苗:“爸爸!”

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睁大眼睛望着他,让他在重复一遍。

他仿若无事似的回答我:“我没有名字——爱雅总是叫我爸爸!”

没有名字,还是已经将那个名字买给了别人?

我眨巴眨巴眼睛,稍微想了一下,然后就对他说:“那么我就给你一个名字吧!你就叫‘陈韩泽’吧!”

男人并没有应诺下来,只是若有所思得盯着那堆火。

我的手指在他的脑门上轻轻得弹了一下:“不可以忘记这个名字……因为我现在就是你的独家记忆!如果你敢忘记我的话,我就带着爱雅一起消失!”

男人转头看着窝在毛毯里的爱雅。他卖了太多的记忆:就是没有将与爱雅一起生活的记忆卖掉,那是因为他还需要一个活着的理由。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以前好,他会是不是的出现头疼,原来这种头疼的感觉只是一点点、还能隐忍住,但是这段时间头疼的情况开始加剧,他便担心自己的不能照顾爱雅!

“我们只是刚刚认识,没有必要互相记得!”男人非常冷淡得回复着我。

我折断一根细柴,也很平静得回复一句:“我们是刚刚认识……可是我已经决定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需要你照顾我了!”

男人这个时候才认真打量着我:虽然我从暗街走过来,身上粘满了泥灰,看起来有点脏;但是我身上的衣料可是好人家才能穿的起的,特别是我脚上的那双鞋子上面的绣花也不是普通作坊里的产品,可见我应该是从有钱人家走出来的女子!

像我这番打扮的人,应该不会容易在这种地方过活!

男人冷冷一笑:“你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吧——这里不适合你!”

从垃圾桶里爬出来的我,再怎么臭得地方都能够适应了:“只要你能够记住我,我就能够在这里住下来……对了罗久约这个名字真得是你的独家记忆哦!因为这里的人都叫我欧若,不知道我的真实名字!”

那个男人默默得念着:“陈韩泽、罗久约……陈韩泽是你的情人!”

我微弓着后背,面带轻松得说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不过他可要比你可爱很多哦!”

男人略带不满:“你把你未婚夫的名字给另外一个男人合适吗?”

我微微靠近他:“世界上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除非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男人好像并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

我就很有耐心得告诉他:“他和我在不同的世界里!通俗点解释就是:他还活着、而我已经死了——我想:你应该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分身吧!我们应该能够成为好朋友!”

(待续)

目录】【上一章】【下章:汇忆所的买卖】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