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我们找不到的旧约(1)

第一章:不是开始的开始

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记忆,而我的记忆力总是带着一些模糊的东西,若是一个人去寻找,便会太累;倘若有人能够陪同一起去寻找,是不是会变得轻松很多!

我叫罗久约,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不过人更怪,已经过了32岁,还是不想结婚……别人都以为我性取向我有问题,其实只有我知道自己的问题!虽然我希望能够有点得到改变的机会,但是我怕某天会变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我一个人走在马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中竟然没有一点动念,如同一潭死水般!

忽然,我的心动了一下:见到一个穿着棕色风衣的白发老头子站在江边看风景!

我会注意他,是因为他看起来非常的特别:他直着身子站着,完全没有老年人的样子;又因为他的个子相对亚洲人来说高一些,所以当他直立着的时候,看起来很精神!当时让我感到非常有趣的地方是:这里的江风很大,离栏杆五步之远的人都会被吹得搂紧衣服,但是他的衣服却没有任何飘动得样子——他就像是油画中的人物!

我盯着那个人,缓缓得向他的身边移动,最后停在他的旁边,想要仔细得观察他!

忽然他向我转过身,微笑着想我点点头!

他果然是一个老头子,白净的脸上有着皱纹,一束花白的山羊胡须,让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敌意!他仔细得打量着我!

在他的眼中:我只是一个非常平常的人,宽大得咖啡色毛衣配上紧身牛仔裤,一双不太干净的白色一脚蹬,和一只小小的单肩包,是时下年轻人眼中“我就是一个过时的老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看起来都很中古,所以他竟然向我投了一个笑容!

我的眼睛沽溜沽溜得转着,确定身边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对着他点了点头!

那个老头子走到我的身边,非常礼貌得问道:“这位女士,也是来这里看风景!”

当老头子靠近我的时候,我顿时觉得周围的风声小了很多!

我稍微活动一下肩膀:“你也在这里看风景?”

老头子的笑容更加的深刻,他便和我闲聊了起来——我忽然觉得他是英国人,因为只有英国人才会跟人聊天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种聊天并不是很无聊!

几句之后,我忽然发现老头子的手上的戒指一直在发光!

老头子发现我在注视他的戒指,便举起戒指,仔细盯着我的双眼(虽然我的眼睛里只有那只戒指):“你喜欢这枚戒指?”

我猛然抬起头来望着那个老头子:“啊、哦!我只是觉得它很好玩……”

老头子便从戒托上面取下一枚石头,举到我的眼前:“这个石头跟你有缘,那么就借用你玩一个月吧!”

我对这个突然而来的礼物感到非常的担心,我伸手推了一下老头子的手:“不用了!”

老头子的眼睛里忽然闪烁出一道光彩:“只是借你玩,一个月之后,你可要记得还给我啊!”

我的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声音“这个戒指很漂亮,我很喜欢”!我的手指捏住那枚石头……老头子见我接了那枚石头,便微微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于是这块自然发光的石头就被借给我了!

只有石头、没有戒托,这玩意怎么让我带在身上,我叹了一口气,随手将那块小石头塞入包包里。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让我有点生不如死!

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会听到一个非常细小的声音,而且那些声音悉悉索索得闹腾着,几乎打乱了我的正常生活——幸好,我早就习惯了这种声音,还有那么一点抵抗力!

但是脑袋得声音越来越大,偶尔会有失控得现象发生!

那天我坐在地铁上。因为不想太过于显眼,耳朵上架着一副耳机,虽然耳机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脑子里的其它声音足以为我打造一个不同凡响的私人空间!

但是今天的声音有点不太正常: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得叫我找东西!

我不知道它要我找什么东西,但是它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吞并了所有的声音。我的手掌盖住那副耳机,想要稳定自己的心情,却没想自己的脾气突然失控了!我用力得喊了一句“有完没完”!

全车厢没有戴耳机的人都望着我!

我睁大眼睛瞪着那些看我的人,嘴里嘟嘟嚷嚷得念叨:“看什么看!最好你们所有人都疯掉!”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后,我看到那些人瞪着眼睛望着我,他们那些本无任何表情的脸满满得纠结成一团,蜡黄的脸忽然带上一丝黑气,忽然有一个人站起身来推了一把身边的人,用力得叫嚷起来!

有了一个开始,就会有一个群像——其他人也开始叫嚷起来。

也有人尝试去劝架,但是越是有人劝架、越是扰乱了稳定的状态,那些人开始揍打别人。那些推大的动作太大,甚至晃动了整个车厢,导致车子不能够正常运行;被迫在最近的一站停下来。

当我想要冲车厢里冲出去的时候,突然有一样东西飞到我的脸上,顿时有一股腥臭味冲入我的鼻腔里——我伸出手去触摸那块软黏的东西,一坨东西滑入我的手心里!我低头看了一下那玩意,一股恶心感冲入喉头——那是一块被撕咬下来的耳朵!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车厢里一小部分的人被打残了!

直到一双手将我从车厢里拉出来,我才缓过神来!但是惊吓过度的我,只是凭着下意思行事,连怎么回家的、是不是有被人关注,都没有察觉到……这种非正常的状态,一直维持到第二天醒过来为止!

我揉着发疼的脑袋,努力说服着“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吧!

一个完全的说服,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声音,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帮助……当我几乎要确定的时候,一通电话打断了我的自我暗示!

“约约!你没有事情吧!”家长的咆哮声,就像是一种正常的问候,将我从安心中拉出来!

我支支吾吾的应付着:“没、没、没有事情啊!你这是哪门子的问候啊!”

听到我还算是正常的声音,家长稍微安定一些:“我跟你约好了医生,你等会记得去看医生!”

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妈,今天是上班时间——你总不能让我请假去看病吧!那样是会扣工资的!”

家长轻轻得哼了两句:“如果你的领导不让你请假,你就让他看看今天的头条!”

我眨巴眨巴眼睛,立刻打开电脑:“头条!你在看哪一张报纸!”

家长淡淡得说了一句:“每家报纸都有你的新闻!”

我撇撇了脑袋,挑了一下左眉头,然后稍微考虑一下,在搜索栏敲了一串字“昨日1号地铁”。瞬间蹦出一连串的新闻,让我感到非常的头疼:昨日疑似发生集体中毒事件(因为找不到原因,所以昨天那群集体发疯的事件被作成了集体中毒)。

就在我想继续问些事情的时候,忽然听到闹钟的声音,便匆忙挂上电话,开始收拾自己——别人的事情暂时不及自己的工作重要!

就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我打开随身的小包。那颗黄橙橙的石头就躲在皮包最角落的地方,我伸出一根指头轻轻得碰了一下那颗小石头……我的脑子里忽然有个脆响。

我立刻收回手指,站开一步距离。

一个声音在我的脑子里想起:“你还有时间磨蹭!上班得点到了!”

我想都没有想,直接将背包的带子拿起来……

出门、关门。

我心里祈愿着今天能够顺利。

幸亏,这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发生——但又一件很微小的事情,让我稍微了解到这块石头的作用。

这日,我坐在办公室里休息。忽然有一个声音在跟我小声得说:“你为什么不把那块石头丢掉……你也应该知道其中的秘密了吧?”

我抬起头来,揉捏着自己的头发,紧绷得头皮让我感到非常的疼痛;我睁开眼睛望着电脑屏幕上的影子:乱七八糟的头发和一张看起来并不是很平整的脸皮,不由感叹“时间还剩下多少”。

我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然后那个声音有蹦了出来:“那你还在浪费时间!快点做应该做的事情!”

我伸出手去勾右边椅子上的背包,我勾勒半天都没有碰到背包链子,一气之下,我猛拍桌子、坐直身子,然后努力撑开双眼,仔细看着旁边的背包——那个小包离我只有一米的距离!

我叹了一口气,在声音得催促下,将那只包包拿过来。我伸手在里面乱摸一通,不一会的功夫就将那块石头摸出来!那块石头被取出来之后,就不停得闪烁着亮光——和我第一次见到它的光不一样,现在的光是短暂闪亮的。

我用两根手指夹起那颗石头,仔细端详着;当石头靠近我的头部时,我忽然听到一种细小的声音,像是一种女人的念白。我将石头靠近我的耳朵,仔细得去听那个声音,但是又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忽然有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险些将我的魂吓出来,我扭过头瞧着身后的人,大声得嚷嚷道:“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站在我身后的小柳笑着说:“你盯着这个石头看了那么久,它是一个宝啊!”

小柳从我的手指里取过那枚石头(石头一离开我的手指便没有那种闪光),她捏着看了很久:“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嘛!”

我收回自己的视线,扭头盯着屏幕,随口玩笑着:“别看这块石头丑,它可是一个宝……它、它或许能帮你实现愿望!”

小柳看了我一眼,然后将手中的石头轻轻得磕了一下桌面,然后不屑得笑了一下,随手将石头丢在我的桌面上:“宝贝哈!收好,不要掉了!”

石头就这样被我们闲置在桌面上!

下午上班时间比较长,做得事情又特别的多,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系身边的事物。

这个时候和我同办公室的业务助理小王走到我的身边,低首看着我桌子上的石头,忽然想要伸手去拿那块石头;我下意思伸手拍住那块石头,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不要碰这块石头”!

我和小王素来都没有搭档心,虽然平日里我们会有一些交谈,但事实上因为公司最近要裁员,所以我们已经成为彼此暗中较劲的对手。现在她也是给我送文件,顺便跟我聊天而已!

小王啧了两句:“这宝贝……假得吧!”

我扭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确实是假的——没有你身上的那条金项链值钱!”

小王高兴得抚摸一下自己的项链,嘴角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情!

我忽然有一个小小的恶作剧感,右手紧握着石头,然后淡淡得对她说了一句:“我听说最近出了不少打劫的人,你带着这么一大根金链子,就不怕被人打劫了!”

小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转过身离开!

我握着石头的手在桌面上轻轻得敲了三下。

第二天,到了上班的点,我都没有看到小王!当我为她即将失去这个月的全勤奖而感到高兴的时候,忽然有人通知办公室里的所有员工“小王昨天晚上因为被人打劫受了伤,不得不住院”!

我顿时晃神了。脑子里的声音再次响起:“早就说过了:那是一个不吉利的东西!”

这件事情让我决定将这块石头处理掉!

我用一块红布头将这颗石头包裹好,然后再用一根线将它捆绑起来,在确定它已经被包裹得非常好的情况下,直接将它丢入垃圾桶里。但是当我没有走出两分钟,拾荒的老太婆就赶上我,将刚刚拾到的东西放入我的手中,小声的说:“姑娘,你的首饰掉了!”

我咬着牙齿对那位老太婆说道:“这个不是首饰,只不过是一块没有的烂石头而已!”

我当着她的面将那块红包布解开,露出里面的石头——老太婆看了那块石头,双眼顿时发光了:“小姑娘,这可是一块宝石啊!能值很多钱!”

我掂了掂手中的石头,不由得苦笑一下:这块破石头要是宝石,那个老头子还会随随便便送给我……我快速将石头包在红布里,顺手塞入老太婆的手中,表示“愿意无条件的将石头送给她”。结果这位好心的老太婆将我看成了掉包党,惊慌得离开!

我哭笑不得的将那块石头塞入裤袋里——只怕我在随便丢在街面上,还有有人帮我拾回来!我以我决定将这块石头海葬!

从红布包里取出这枚石头,我来到江边。

为了避免会有伤到陌生人的危险,所以我特别走下石阶,进入泥沙地,然后将双脚泡在水里——非常认真得对那块石头说到:“亲爱的石头,我们永别了!”

于是我就摆脱了这块石头。

但是我只跟这块石头分别了72小时!

因为72小时之后,我在最爱吃的红烧鱼里磕出了那块石头!

你能相信吗:家长买回来的鱼,距离我丢石头的地方只有五十米!

所以我决定使用最狠的一招:重物击碎石头——我要将它碾成粉末!

但是我那根实铁做成的锤子,刚刚碰到那颗石头,就出现锤子和把手分离的现象!锤头落下的时候正好砸中我的大脚拇指!导致它必须要被包扎三天!

当我靠在沙发上盯着那只可怜得脚指头,脑袋里的声音又响起来:“早就跟你说不要它了——真是自找麻烦!”

我扭头看着空荡荡的窗台,忽然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念头:“麻烦应该不只有这一件事情吧!格格,我们是不是被人监视了!”

被我唤做格格的那个声音,非常肯定的说道:“那只不过是你的幻想而已!”

我抱着软绵绵的枕头,一瘸一拐的挪动到窗台边,撩起一边的窗帘向下看去:从我这个角度向下望去,正好能够看到一个圆形的花坛,花坛边布置着三张椅子;平日里这些椅子上会有几个闲聊的人坐在那里,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够看到几只狗在那里溜达!但是我在一个星期前,偶尔会看到两个人站在花坛的边边抬头望着我的窗户!

我随手取起窗台边的望远镜,仔细得望着下面:楼下一个穿着黄色便装的人正好抬头望着我的窗户!

我本来想要拉上窗户的时候,格格忽然让我微笑着对着楼下的人晃动手腕!

我想:我的微笑,对方是看不到的!但是我挥动的右手,那个人应该是能够看懂的!

格格说:既然我们被人注意了,那就要过得更加自在——自在到有人主动现身为止!

我冷冷得道了一句:“满满得套路!”

就在我跟格格相互顶杠的时候,忽然有人敲响我的房门。

我丢出一个非常无奈得表情:“应该是家中来了!”

格格非常可气得回答我:“有可能是个可怕的人!”

我面带着微笑看着鞋柜上的镜子,将房门拉开来……一把光亮的刀尖比在我的喉间!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