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30.谁知道秘密

当她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周寒涛正在跟病人聊天。

周寒涛见到金欣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的感觉,他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句:“你现在外面等一下……”

金欣被赶过来的护士小姐引到门外的等待椅子旁。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办公室的大门才被拉开——已经有困意的金欣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一个箭步窜到门口,伸手揽在门口,非常认真得对准备进去的病人说:“我是提前预约的!”

(真实睁着眼睛说瞎话!金欣就那么笃定“没有人会揭穿她”,看来她跟这层楼里的医护人员都混熟了——问题是:我竟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跟他们混熟的!)

金欣没有等对方提出反对意见,就钻入了办公室里:“高哲真得从来都没有跟你提及过画画的事情?”

周寒涛不太清楚金欣的问题,所以没有做出太多的反应。

金欣便拉开椅子坐下来,她扒了一下脸颊边的碎发,然后快速得说着:“人在选择画画的时候,是想要表达某种情绪——这种说法应该没有问题吧!(周寒涛点点头)高哲也是想要说明一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他又不能直接讲出来,才会有这种画面出现;我的这种想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周寒涛依旧是点点头)你有跟高哲谈过:他为什么要画那些画吗?”

其实金欣今天说的这些话,周寒涛都有考虑过,他也尝试着跟高哲沟通,但是很多次都是无功而返……

金欣看着周寒涛半天没有变动的笑容,便知道自己所想的事情至少有一半中了,现在的问题是:她所知道的事情,是不是周寒涛不了解的那一部分!

金欣抬了抬眉头,稍微考虑几分钟才说到:“如果我告诉你:高哲会有这种反应,是跟他的姐姐有关系——你会有什么反应?”

周寒涛联想起高桂这些年来的反应,也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她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这个根源到底是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周寒涛淡淡得笑了一下:“你、还是另外一个人……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金欣将背靠在椅子上,眨了眨眼睛,仔细得看了看周寒涛的双眼(那双眼睛里透着淡淡的询问色彩);金欣低下眼睛望着自己的脚尖,稍微安静一会,才缓缓得说出:“刚才你看那个病人,花了半个钟头吧……”

周寒涛知道金欣是“有利可图”的家伙,但是他在医院里的时间很有限,而且在外面等候的病人至少有十个;所以周寒涛决定节省自己的时间,直接开门见山:“金欣!你已经插队了……如果你想聊天的话,可以选着我下班时间聊天,那个时候我很有空!”

金欣突然瞪大眼睛,一副很想拍打对方的念头,不过她很快就恢复平和的状态。她站起身来,单手撑在桌边,然后微微得向前倾斜,对着周寒涛说道:“我……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跟那个小子聊天的人是金琴;如果你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你就要约金琴出来聊天!”

周寒涛听完金欣说得话之后,微微得皱了一下眉头。根据他对我们的了解:金琴出来的时间是最不稳定、也是最少的;想要跟她聊天,真得不能靠“约”的!

金欣知道周寒涛已经听懂她的话,所以满意的站直身子,大声得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么我的咨询也完成了……对了,麻烦你跟金娅说一声‘请她记得每天使用护肤霜,不然她的脸就要变成烤饼——又粗又糙,难看死了!’”

金欣说完这句话,便大步走出办公室,完全没有给周寒涛反应的时间!

金欣走出办公室,便拍了一下坐在门口的人,大声的说到:“周医生叫你进去!”

门口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得望着大步离开的金欣!

其实金欣离开医院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她只是一个人在马路上走着。她看了什么、想了什么、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和金琴两个人都不清楚。但是我能够确定的一件事情:她应该喝过酒了!

我一直在服用稳定精神状态的药,因此我很少喝酒(至少有一年的时间,我没有喝过酒了)。但是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从口中喷出来的一口气就是“酒臭味”!然后满胃都是气,难受得我一直在作呕!

本段内容需要支付 0.1 金币查看

您未登录,请 点击登录 或者立即注册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