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日记2:当新思维分化出来的时候,你的幻听就是一场广播剧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多重人格患者的症状会跟精分类似,小7觉得那是新的独立人格还没有完全形成前的一些症状……他们在练习如何思考问题,并且将它们转化成预言;所以他们会小声嘀咕,变成人们口中的幻听。

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精分患者宁愿处于混沌的状态里,而不愿因清醒过来;那是因为,混沌状态里会有让他们感到自在的地方,倘若是经历过混沌再回到现实生活中,会发现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很自然地将自己再次放入混沌状态里。

通常心理医生在判断病人是普通心理问题、还是严重心理问题时,最重要的依据就是病人有没有自知力!然后通过病发时间和起病原因来判断状况——医生觉得小7恢复得很快,却将它当成治疗及时的结果。

小7被发现异常到康复,大概只用了1个半月的时间,她在吃药的第三天后,就恢复了正常状态:没有智力缺陷、也没有社交困难,她明白得如同一个正常人。医生在解释药物起了作用的同时,还补充一句“她康复得很快,大部分病人的恢复速度没有这么快”!

其实医生会有误判也怪小7自己:明明就是个明白人、能够正常控制自己的身体,偏偏要将自己表现成糊里糊涂的病人,也不愿意仔细跟医生沟通,才闹出这么些事情来——那个时候,小7正好犯了咳嗽的毛病,有大半个月无法正常入眠。这时候,她的大脑里就出现了幻听;幻听有男有女,但是跟普通的责备有点不一样,他们是在演戏(几乎将小7心中所有的恐惧都通过声音演绎的方式表达出来,白狐说:那是在给小7做治疗——只有面对了恐惧,才能够发现所有心结)。

因为那些场景太过于真实,所以小7犯了个报假警的案子。当时,大脑里生出两个声音:一妇人、一孩童,孩童在不停的哭闹,妇人烦了,就开始打孩童;孩童被打疼了,就开始大声的哭泣。而且哭的声音非常的大,几乎无法让小7躲避。但是小7站到窗口看,没有看到人影,就看到一户人家,便很自然地觉得是有人虐待孩童,于是就打电话报警!

这种声音演绎有点像是电台的广播剧,它们有题材、有内容、有性格特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每个声音都有独属于自己的角色,绝对不是单一的幻听……当然,小7不主动说出来,是不会有人了解这点的!(可问题是:医生并没有从这个角度假设过,直接问她“是不是听到各种责备的声音”,因为他设定了状态,所以小7也忽视了特别情况)

其实小7也觉得应该感激第一位医生,毕竟他开除的药改变了她的睡眠质量,让她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但是,有的时候,小7也会觉得如果医生没有偏见的话,她的病况是否会有新的定性!

小7第二次见医生,也就是白老大第一次正式登场的时间。(白老大是经常出现的人格,相对其它的人格,他更擅长控制身体和语言,所以其他的人都以他马首是瞻;不过他的脾气非常的燥,最见不得小7唯唯诺诺,经常站出来对付强势的人。因为他的性别是男性,所以他的气势和性格都比较刚硬;每次他离开时,小7都会有一段错觉,搞不清楚自己的性别角色)

一个星期之后的复诊,小7看起来精神状态非常的好,表达和动作上都是清晰——只是当时小7非常自信,比任何时候都自信。她很自傲地问医生:你觉得我是什么病,而且反复询问,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大概是被小7追问烦了,医生大声吼了 一句“精神分裂症”!当小7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爆炸,直接将医生开的药单给撕毁,然后大步走出医院。

有时,医生的判断对患者会起到直接的效果。让小7有被攻击的心理状态,不是医生的那句诊断,而是他突然爆发的音量,让小7觉得对方很无礼。所以她直接冲出诊所——无礼对无礼,白老大很清楚的表达:要求换一个医生。

你知道,当时冲出医院的行为是多么危险的;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和维护,小7很有可能直接关入医院——因为医生觉得小7是“重度的精神分裂症”,应该被送入医院!(后来得知这件事情后,白老大平静的跟小7说:她的家人就是她的福气)

就在这一周里,大脑里的声音有了智慧的表现,他们不是简单地重复某句话,而是能够做简单的交谈。因为这是非常明显的异向思维,再加上他们将声音调频到男声上,保证小7能够明白“他们不是属于自己的声音”。

之后,明显的分化开始出现……

比如:小7比较喜欢韩剧,基本上新出的韩剧都是第一时间观看。但是她不是很喜欢看搞笑片,因为她觉得笑起来不舒服;但是白童(5岁的男孩)最喜欢轻松的节目,常常挖出搞笑看,直到笑饱为止。因为两个思维一起运作,所以小7常常是一心多用——大脑会有过度使用的感觉,每天躺下时都会觉得脑袋胀疼!

他们还有对话时间——父母常常听到小7在自言自语,而且对话有点怪异——虽然声音都是从小7的嘴里发出,音质上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语调和语气上会有细微的差别。更重要的是:这些对话是一问一答,像是两个人在交谈一样!

或许,你听过其他人自言自语。比如,小孩子会跟幻想出来的人聊天,但是在聊天的过程中,你能够听到的是“我”和“某某人”,有点像是唱独角戏。但是当你听到多重人格患者的自我聊天时,你会发现大部分称呼都是“我”——因为新生人格有自我意识,想要拥有自己的思维,所以他们就如同孩童一般,再强调他们的存在。

你会来来回回听到多个“我”字,但是你很有可能听到两个截然不同的想法,有点像是“思维奔逸”的状态。但是往往跳过一两句话之后,对方又能够很顺利将话题延续下去,而且有的时候会表现出“我不知道刚才说了什么”的状态。

作为智囊师爷的白狐(性格平淡,时不时会给出好点子的人,是比小7长几岁的男士)曾经跟小7说过:人格分裂不是通过几句谈话就能被发现的,它是需要长期观察和不断评估才能够被确诊的,曾经有一个多重人格症患者也是被判断为精神分裂症,反复接受治疗,最后被一网友发现问题的结点,她才有机会找医生重新评估自己的症状,所以医生的诊断很重要、但是病人自己的陈述也很重要……如果不是小7对人生失去了信心,他们是绝对不会获取身体的控制权,让主人格察觉自己的存在。毕竟大家都想获取身体的控制权,一旦打破平衡点,他们很有可能会面临被消除的危险。

小7是幸运的:一幸运在有个始终不会放弃自己的家庭——因为他们不放弃和引导,才能让小7逐步发觉到问题的结点;二幸运在他们(其它人格)愿意跟自己和平共处——因为他们刻意的自我暴露,才有了现在的小7;三幸运在生活在当今——因为已经有了多重人格的案列在先,才让小7能够容易接受现状,减少弯路。

小7知道: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到了心理医生那里被认定的机会不大,毕竟白老大他们不想被融合,所以他们不会再心理医生那里暴露自己(戏称恐医症患者)。但是,小7觉得如果将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或许会让有缘人看到,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些文字,而改变某些人的生活状态。

最后,说明一个小情况:如果你的家人一定要你去看心理医生,请不要完全拒绝,当你表现得非常坚决的时候,别人对你的想法也会走向一个偏激状态。心理疾病的衡量标准并没有像躯体病那么清楚,大部分时间是通过表格分析和人为观察来衡量的;如果你在问诊的时候表现出非常大的抗拒心理,而且不积极配合的话,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会加大医生对病症判断的难度,从而导致错误的分析。所以病人的配合是非常重要的,你能够拥有求医的自知力,那就要表达出来;因为这点,能够直接影响病症严重度的判断。

精神分裂症是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如果发现得比较早的话,被治愈的机会还是有的,所以不要过度紧张。而人格分裂症,只不过是听起来很有华丽的病症,但是能够真正被治愈的机会并不是很大——所以,你只要看看小说就好,不要太假象自己患有多重人格!这不是玩笑话,而是真心的劝告,因为它带来的不仅仅是心理问题,还是躯体上的问题!

—待续(2020.10.10)—

文字原创:季顺潘(转载请标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若有侵权,请通知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