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日记:当发现大脑里住了其他人后,从恐惧到抵抗

小7现在的状态,在心理学上是“人格分裂”,在迷信文化里是“附身”。
简单点说,就是:多个思维同时控制一个大脑——因为文学上的修饰,所以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但事实是,它带来的痛苦和麻烦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更有甚者会将其当成精分对待。毕竟在医学上,真正的人格分裂并不是很多见,所以很多病患都被误诊了!
根据小7的亲身感觉:多重人格里会有两种分类,显现人格和隐形人格。
前者是比较容易被察觉到的,他们有比较突出的思维反应,能够直接控制身体,做出各种事情来;有的时候,你会发觉正在做事情的身体,并不是听从自己的命令,但是又能够将事情处理得很完善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断定这是大脑里新生的人格。当然,这种是比较容易被发现的。
而隐形人格就不太容易被察觉,因为他们不会主动控制你的身体,不常常表现在外人面前;他们很懂得隐藏自己的痕迹,让你觉得大脑只是被你一个人控制。但是,他们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蹦出一个思维,让你的想法出现拐弯,然后又默默地离开;整个过程不留一点痕迹,让你觉得是自己做出了新的决定!
很多人容易将多重性格和多重人格混为一谈:他们觉得某个人如果在不同的时间点出现不同的情绪和行为的话,就是心理学上面说的多重人格;但是真的多重人格是:大脑力的思维能够掌控身体的主动权,做出跟你的思维不同步的行动和预言,这种状况才是真正的多重人格。
小7最初发病的时候,似乎跟普通精分没有差别。她似乎有幻听:能够听到其他人在议论自己,这中间坏话比好话多;然后是精神耗弱,几乎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教;几乎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几乎没有正常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中的——她需要用所有的精力来抵抗那些声音。
后来,家里人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被症断是精分。服了一段时间的药物之后,她开始能够有正常的睡眠,而且脑袋里的声音也慢慢减弱;她和她的家人都以为是被治愈了……但是,有一次意外发生,让小7开始察觉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有一次,她在跟朋友抱怨上司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很过分的话之后,立刻想要闭上嘴,停止讨论;但是她的嘴巴好像被其他人控制住了,说话滔滔不绝,一股脑地将想法全部都倒了出来。而她想要找回预言控制权时,惊然发觉她被排挤了,就好像有人将她的灵魂拉到身后,让她勾不着自己的嘴巴。
这个时候,小7 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她可能是患上了多重人格——某种还未被找到发病原因的病。
媒体上对这种奇特病症的描述是:每个多余的人格都是有缺陷的,而且是很危险的……在这种观念的诱导下,通常会让患病者有一种恐惧心理;并希望能够消灭多出来的人格,但是越抗拒越会引发危机。已经形成的人格都是拥有成型的智慧和心理状态,他们是不会接受被隔离的建议,所以他们会用各种方法来对抗!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你无法入眠或者让你长睡不起!
就和很多初步了解病况的人一样,最初小7也对那些人有恐惧心理,所以她尝试着寻找控制对方的办法。但是没有人能够提供最有效的办法,反而因为这些动作,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之心,所以他们就开始各种找茬。
比如:在小7跟别人聊天时,突然抢走语言的主动权,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者是故意挥动手脚,让她磕磕碰碰的,弄得一身青斑。最让小7忍受不了的就是“一天18个小时无睡眠”——整整1个月的时间,她基本上都是在缺睡眠的状态里,每次刚刚要入睡时,就会被其他人拉回意识,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然后他们开始说各种各样的事情,并且强调自己的存在,如果小7想要否认,那么就被迫清醒!当然,他们也是比较善良的,见到身体快要崩溃时,就会让小7熟睡18个小时。这种操作,经过三个轮回,小7就不得不面对事实,跟其他人妥协!
于是就有了后面谈判的过程!
谈判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因为每个人格都有自己独立的需求,所以不能笼统的谈判;可是小7也不知道这颗大脑分身出多少个新人格来,所以她不得不在多次尝试之后,才能找到与某个人格和平共处的方式。
—2020.10.05—
文字原创:季顺潘(转载请标明出处)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若有侵权,请通知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