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想望的朋友|29.原来朋友不是我

我跟着周寒涛进入病房。

  高哲没有抬眼看我们,便知道来的人是谁。他嘴角微微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样,接着有低下头画画!

  我看他没有什么动静,便转动脚,想要离开:“你看见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跟我说话!我在这里也没有作用了!”

  周寒涛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的身子向前带了一把,将我拉到高哲的面前!

  因为他的力气太大,我猛然向前冲了两步……为了稳住身子,我下意识得伸出手来撑住高哲的肩膀,才能够站定身子!但就是因为想要自护的动作,竟然能够让我清楚得看到高哲双腿上的画纸!

  我以为那张画又会是他平常的作品,但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在勾勒两个正常人的形状——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两个人应该是我和周寒涛!

  我微微的弯动手肘,然后仔细的看了看画稿(不好意思,我的近视眼最近加重了):“你……为什么要画我们?”

  高哲的声音很轻,但是因为我靠的很近,所以我能够听得很清楚:“想画……朋友。”

  我抬起头望向周寒涛:“他好像把我们当成朋友了!”

  周寒涛非常不客气的回了我一句:“不是你——是金琴了!”

  我不满得皱了皱鼻子,然后向后拉了一下脖子,略带生气得说道:“怎么就不会是我?好像他都是在跟我说话……”

  周寒涛要我再仔细观察高哲的画稿!

  我低头看着那张黑白画,大概看了五分钟,才发现高哲在画那个长头发的女性时:特别在她的手腕上加了两个黑色的绳子。

  我抬起自己的手,手腕上空无一物。

  周寒涛很用心的对我说:“原来他也注意到了:每次高琴出现的时候,都会用红色的签字笔在手腕上画一个图案——远远看起来好像是一条红线!”

  我望着干干净净的手腕:完全不能想出那条红线的样子!

  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如果金琴想让我们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就一定会告诉我们!

  待我想清楚自己,我便站直身子:“他不是想跟我聊天,我在这里也没有用吧!”

  周寒涛轻轻得吐了一口气,微瞪了我一眼(后来他私底下跟我说:能不能不要在高哲的面前说这类话——高哲不是聋子,他能够听见我的话)。

  我撇了撇嘴巴,然后抬起脚就要往外走……高哲这个时候突然抬头对着我说了一句:“琴姐姐说你要多喝开水!”

  我和周寒涛两个人突然转动脑袋,望着他。

  我疑惑得问到:“你什么时候见过琴姐姐的?”

  高哲望着我、很诚恳得说道:“昨天晚上,她给我带了很多的签字笔和画纸!”

  我咬着牙齿小声的说了一句:“这些东西很费钱吧……”

  周寒涛丢了我一个白眼(只是我没有看到)。他很佩服我的注意力:那些人应该会担心另外一个人格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作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吧,但我第一反应是“浪费钱”;看来我真得是一个守财奴!

  我不自觉得伸出手,想要去拿那些画纸……结果被周寒涛阻止了!

  “我看你今天算是白来了!我们还是走吧!”周寒涛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向外外面走去!

  其实周寒涛并没有想要阻止我去拿那些画纸,他只是急着去调昨天的监控器;他很想知道金琴看望高哲时,说了什么事情——他比我更加清楚:金琴才是能够打开高哲心扉的人!

本段内容需要支付 10 金币查看

您未登录,请 点击登录 或者立即注册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