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8.他应该想要跟人沟通

金欣将那副肖像拿过来,左右翻看了一下,然后由心的说了一句:“画得很不错,这双眼睛还真像金娅!”

周寒涛听完这句话,轻轻得咳嗽一声,将高桂的注意力从金欣那里拉过来:“高小姐,你也看到了高哲对金、金小姐有一定的好感,也愿意跟她交流,如果让金小姐加入的话,对你弟弟的治疗会有一定的帮助!”

高桂稍微安静一会,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她稍微犹豫的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跟我的丈夫商量一下!”

金欣忽然将手中的画像反过来,对上高桂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你是怕将来没有钱收吧!”

高桂和周寒涛两个人同时望向金欣——高桂双眼里带着一些惊讶,脸皮绷得很紧,如同一具雕像;而周寒涛的表情稍微平和一些,就好像是听到有人说出他的疑问似的。

高桂很严厉得回答道:“没有这种事情!”

金欣立刻双手撑在椅子把上,然后用力踢了一下双脚,让那张椅子带着她的身体滑向高桂;她几乎是要咬上高桂的耳朵,她冷笑得说道:“你的弟弟……他的画值多少钱,你应该很清楚吧!他总是在画画,但是在医院里很少有他的画稿,应该是被你带回家去了吧!你跟金娅是在同一个公司里上班,每个月只是令那么一点点的工资,怎么可能会出手那么阔绰!别跟我说:是你老公给的!你老公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公职人员,他现在拿的钱还不够你养车的!”

高桂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两下:“你在开什么玩笑——他的画根本就不值钱!”

金欣伸手抓过周寒涛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快速打了两个字,然后转到高桂的面前。

那个页面上显示得是高哲的一副画稿,下面的标价是“一万”!

这是一幅简单的签字笔画稿,不过线条和构图都十分的完美,让人看着有一种莫名的激动!一些喜欢小众画的人特别喜欢收集这类画稿,而且那个页面上标识的卖家有一定的星级,显然是经常出售画稿的人!

金欣点点画稿下面的名字:“这个名字很眼熟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你老公的名字!你们可真棒名利双收!”

高桂凸眼瞪着金欣,半天找不到一句能够辩解的话!

高桂自觉理亏,但强咬着说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

金欣微微偏偏头,用眼角望着高桂,嘴角上带着一丝诡异得笑容:“真得!如果我将事实的真相公布出去,你觉得那些收藏家还会不会再关注你的老公——做一个封笔的画家,总比做个小偷强吧!”

高桂气鼓鼓得望着金欣,她想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金欣“善意”的忠告!

金欣用力拍了一下椅子把,将自己的身体推起来,笔直得站着:“这张画,我就当做是劳务费了!(她转头对着周寒涛)一万块,一个月的雇佣费……从明天开始计算!如果你一个月之后,还找不到突破口,我们可是不会在帮忙的哦!”

金欣将画稿收卷起来,然后就大步得走出办公室,完全不给周寒涛反应的机会!

房间里面的正常人们相互对看一眼。

周寒涛尴尬的合合手指:“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高桂被金欣抓住了把柄,哪里还能有拒绝的权利——她只是含糊得说道:“就这样办吧——但,如果我的弟弟病情没有进展的话,我一定会让他转院的!”

周寒涛知道这是高桂退让的底线:但是她一定不会让这件事情顺利进行的,但是他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所以他只能见招拆招,先应下来再说!

房间里的三个人不知道:当金欣走出那间房间的时候,便立刻退回二位,让我的思维站到主导地位!

当我清楚她的所作所为之后,我差点有一种想要将她掐死的念头(我拼命的掐着左手臂,弄出一块青斑,但是金欣的思维就像是冬眠一样,完全不跟我交流)。我晃着还未完全明白过来的脑袋,口中暗暗的诅咒着“金欣,你TM的出来搞定这些麻烦事,不然就永远消失”!

无论我怎么抱怨:脑袋里的声音同时消失!

我转过身,望着紧闭的门板,沉默了很久……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那次“三方会谈”完成之后的第三天,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天气,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面,让双脚暖暖活活的;站在路口上,也不会有利风吹红脸颊。偶尔抬头从树枝空隙看太阳,也会不有刺眼的感觉!

  我想今天应该是外出逛街的好时间……却因为周寒涛的一通电话,变成“看病的好时间”!

  我嘟着嘴巴站在医院门口,望着高高的大楼,完全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周寒涛一个电话打过来:“金……”

  我非常客气得告诉他:“我是金娅了!已经到医院门口了,但是不想进去——你跟高哲出来吧!反正又不是没有在外面逛过的!”

  周寒涛很不客气得说道:“你是想拿钱后反悔是吧!”

  我哭笑不得得回到:“什么拿钱——不就是一张破画吗?你要想要的话,我送给你就是了!”

  周寒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邪乎:“如果金欣知道这件事情:会怎样闹腾你?”

  我抬着眼睛想着金欣闹腾我的模样:她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一定会将我的身体折腾得惨兮兮的!特别是她那副购物狂的性子,还不将我的信用卡刷爆!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了!我进来了!是在你的办公室见面,还是直接去高哲的病房?”

  周寒涛丢下“病房”两个字,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拉住背包的肩带,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之后,才像泄气的皮球弯下腰背,心不甘情不愿得向前走去!

  在我的印象中:喜欢画画的疯子都会将画稿随处乱丢,但是高哲的房间干净的一尘不染——就如同金欣说的那样:他的所有的画稿都被人收起来了!

  我站在门口仔细打量着房间:“他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周寒涛点了一下头)难道他的家人都没有想过要接他回家吗——他应该毫无攻击性吧!”

  周寒涛冷冷得道了一句:“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幸运,拥有那么好的家人!”

  我抬头对着周寒涛微微一笑!

 (待续)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