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6.隐约中的问题

因此一次治疗完成之后,我基本上是没有听懂医生在说什么;我想高哲现在得状态应该就跟我接受治疗时的状态一样……所以今天的主角只有一个:高桂!

高桂半坐在椅子上,直挺得后背让她看起来非常的沉重!

她并没有先开口说话,而是用非常犀利的眼神,定着和她面对面坐着的周寒涛!

周寒涛显然也不太想主动开口说出他的问题,所以他只是微笑着说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语!

我轻轻得拍了拍椅把,然后向前倾斜一下身子:“我还是跟高哲到外面去逛逛吧!”

“不用!”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复,让我略感吃惊!

周寒涛得鼻孔微微扩张有一下,然后交叠双手,用很正常的声音说道:“高小姐很少到医院来看望你的弟弟吗!”

高桂斜眼向弟弟所在的角落里望了一眼,在抽动一下嘴角之后,才缓慢得说出:“我的工作有点忙!”

时间忙、没有空、需要照顾其他人……这是每个病人家属最喜欢用来搪塞别人的借口!我能明白:长期照顾病人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很多人最后都会选择放弃;但是那种弃儿不顾的做法,真得让人感到气愤!要知道无论是哪一种病人,在感到被遗弃之后,都会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心理,从而加重病情!

不过高桂还能够为了她的弟弟,特别约我出来,可见她对高哲还是有点紧张的!

周寒涛听见我那不屑的轻哼声,便瞧了我一眼——但只是很快的一眼,看过之后就没有其它的表示了!

“其实今天是我约你们两个人来的!”周寒涛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我们两个女的有点懵!

我是接到高桂的短信,才出门的。

但是高桂来这里的理由是:周寒涛以我的名义约高桂过来的!

奸诈的老狐狸!

还没有等高桂反应过来,我就先拍着桌边,小声得问道(我保证自己的声音不会引起高哲的注意):“我说过……他的事情,我是不会管的!”

高桂没有出声。

周寒涛眨巴眨巴眼睛:“你也很好奇吧——对自己!”

我偏了一下脑袋:“这是两码子事!”

周寒涛神秘一笑:“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有人对高哲的事情特别在意吗?”

我非常肯定得点点头:“不想知道!”

周寒涛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本来是希望借这次机会,让那个人更加清楚的了解自己……”

我笑着挥挥手:“放心好了!她们不会有那个闲心情——不过,你要是有好的想法,也可以提供给我!”

突然冒出来的粗鲁声音,让我脸色大变!

我们到现在就没有找出如何正确共处的方式,但是她们已经保证不会随随便便出现——可是现在金欣突然硬是插入一句话,这让我感到很不愉快!我偷偷得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警告她不要随便乱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我下手太猛,大腿上的疼痛传到我的脑部,瞬间让我的思维处于空白状态。

在外人的面前,我只是愣住几秒钟。但是当他们看到我眨眼睛的时候,那个说话的人已经不是我自己了!

金欣对着周寒涛笑得很邪:从她知道周寒涛是心理医生之后,便多多少少对他有一定的防备心;她觉得自己几乎能够抓到周寒涛的心理,但是她从来都不对我和金琴透露这个猜测——她现在笑得那么邪气:是因为她自认为能够抓住周寒涛的心理。

金欣从来都未想过要隐瞒自己的存在,所以她不会像金琴那样隐藏自己的性格!

所以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眼神,周寒涛就能够将我和她清楚得分辨出来。

他尝试着叫出名字:“金欣……”

金欣对着周寒涛微笑着眨了眨眼睛——证实了他的猜测!

周寒涛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他稍微收了收下巴,咽了咽口水,才缓缓得说出自己的想法:“高桂小姐,关于你弟弟的治疗,我们上一次就沟通过了……虽然现在的治疗能够稳定你弟弟的状态,但是并没有改善的迹象;我们希望能够改变治疗方案,请金、她参加到你弟弟治疗!”

在场所有人(除了高哲)都清楚:自己所面对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发掉的;他们有着自己的目的,也会为了这个目的而不择手段的说服对方……如果接受了对方的说服,很有可能会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但是不接受对方的要求,便会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了!

所以高桂有点举棋不定。

她并没有很深的秘密,她只是不希望改变弟弟的现状——她担心我的加入会改变高哲现有的生活轨迹!

周寒涛见高桂半天没有答复,便主动要求:“如果你不能做决定的话,我们可以让高哲自己选择:看看他愿不愿意跟金、金娅沟通!”

高桂着周寒涛两个人同时望了望坐在角落里的高哲,不语。

金欣的手指在椅把上敲打着:“你们就没有想过问一下我的想法!”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向翘着二郎腿的金欣。

周寒涛想:金欣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答应他的要求,这个女人虽然粗鲁、但却是三个人格中最为精明的——她绝对不会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决定。要求她成为陌生人和高哲沟通的渠道,本身就是一件冒险的事情,因为我们三个人还不懂得如何自由切换,只要一个小小的失误,就会将我们的秘密暴露在众人面前(除非:金欣一开始就有公布秘密的打算)。

高桂感到奇怪的地方是:平日里,她所知道的我(金娅)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我从来都不会主动涉及另外一个人的生活,就算是最好的闺蜜,我永远是保持中立。金欣这次的主动请缨,在她看来就像是在发动一场侵略战争——随时都会将她现在的平和生活毁于一旦。她不希望自己的小心思被另外一个女人看穿,所以她想要拒绝周寒涛的好意!

周寒涛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向前倾斜一下身子:“你能参加高哲的治疗……”

高桂前先一步说到:“我不同意——她(我)不是心理医生,也不是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根本就不可能帮助到我的弟弟!”

周寒涛微微吸了一口气,准备想要开口说话。

忽然大家发现,一直保持沉默的高哲突然站起身来,走到金欣的面前;将手中的画本放在金欣的面前……那是一副肖像画:是高哲眼中的我!

这是高哲第一次画人物肖像——正常的人物肖像!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