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6.再见高桂

我被迫去见高哲的姐姐高桂,半路忽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周寒涛。他坚持要陪我去见高哲,而我没有任何的意见,只能让他陪同一块去

我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浅吸一口气之后,立刻决定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过我的动作还是不及另外男士的身手快,他们两个人同时抓住我的左右胳膊,然后异口同声道:“你走错方向了!”

我侧过头对着周寒涛说:“你确定她要见的人是我——而不是别人!”

周寒涛心领神会的对着我微微一笑:“我想她现在能够见到的人,只有你!”

我非常笃定得回答道:“稍微晚点,她或许能够见到其她人!”

周寒涛轻轻得摇了摇头:“我想:她应该不会希望等太久得!”

周寒涛的话是有事实根据的:已经发现我们的高桂,猛然站起身来,准备出来迎门!

我咬着牙齿挤出一丝笑容:“我可以咬你吗!”

周寒涛非常肯定得回答我:“你的牙不够硬!”

我心里默默得想:金琴,你真是给我们找一个天大的麻烦鬼回来!如果以前我非常想要割舍掉你,那么我现在更希望让周寒涛消失(如果这个想法不属于其她人的话)!

连深吸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我被迫转过身的时候,就撞上了高桂的鼻尖——她本来就比我高半个头,加上高跟鞋的距离,我现在的脑门只能勉强碰上她的鼻尖!这种距离迅速扩大陌生感,让我至少能够想出十个理由决绝跟她交谈!

其中最有用的一个理由就是:我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周寒涛应该无法拒绝这个理由!

周寒涛代替我跟高桂打了声招呼:“高小姐,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色还是那么得好!”

虽然她约我在这个小咖啡厅里见面,但是她完全没有想过“周寒涛会陪同我一起见她”。所以高桂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僵硬!

高桂对着周寒涛点头微笑,然后撇眼瞧了我一下:“你们认识!”

我晃动一下手指,努力寻找一个最恰当的形容词:“他……是我的心理医生!”

高桂很聪明,她很快就明白我的潜台词:我也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病人,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咨询我的心理医生!

但是高哲的小动作让高桂自动忽视我的暗示:这个小男生,一直捏着我的衣边,稳稳得站在我的身后。虽然他依旧是低着脑袋,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安全区范围是在我的身后——很显然,他的姐姐有点吃醋!

因为高桂想要将高哲拉到她的身边。

却被高哲巧妙的避开了!

周寒涛完全没有要阻止这种尴尬的气氛。

我轻轻的扯了扯衣边,见摆脱不了高哲的牵扯,只能够轻轻得吐出一口白气;然后想姐姐带弟弟似的,向咖啡馆里走去:“喝咖啡总比喝西北风要好一些吧!”

没有人反对这个建议,因为冬天里这座城市真得很冷——因为少了很多的绿化,所以空气闻起来总是会有一股水泥味,让人不那么愉快。相比室外浑浊的空气,室内环境要好很多。所以他们很自然得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在这个地方开一家咖啡馆……它离精神病院太近!我想正常人都应该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停留很久吧!不过作为一个小作坊式的咖啡馆,他们的客人还是蛮多的!

多到,我们已经看不到空位子!

我睁大眼睛看着房间里的客人,微微得吐了一口气;然后轻闭一下眼睛,吸入一口温暖的空气,才缓缓得转身面对后面的人:“好像,没有位置了!”

我一直都很佩服周寒涛的判断力:就我对他的认知,他应该是一个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人;而他所做出得每一个决定,都可以用正常的标准来衡量——因此,当他邀请我们几个人进办公室谈话时,我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荒唐感!

意外得是:高桂竟然同意他的邀请,带着她的弟弟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高哲感觉到姐姐的体温时,他下意识得向我身后缩了一下,我的衣边被扯直了——虽然是有几百个不情愿,可还是拗不过姐姐的坚持,所以他还是跟着姐姐望医院的方向走去!

我看着他俩渐行渐远的身影,全无心机得着周寒涛:“你知道高哲并不喜欢进医院吧!”

周寒涛双目直盯着那对兄妹,非常用心的回了我一句:“没有人喜欢进医院,这是所有病患的通病!”

我有点不太理解他的逻辑:“你知道他不喜欢进医院?!你还要将他留在医院里……你不觉得你这个动作非常的残忍!”

周寒涛转头望着我,足足静默了一分钟,才缓缓得开口说道:“如果让他们跟正常人生活,那才是更残忍的事情!”

因为我是病人,所以我永远都是站在病人的角度来看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正常人在陪同精神病患者时,也会受到同样的精神折磨(事实上,那种难受的感觉早就被金琴吞没,所以我完全不会换位思考)!

我愣愣得站在原地,细细得回忆着周寒涛跟我说的每一句话……

走到前面的周寒涛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我说喊道:“金娅,你想再这里吹风吗?”

我小声得嘀咕着:“吹风,都比跟你聊天愉快!”

于是我们几个人带着不同的心情向医院里面走去!

 

这个精神病院比起电影院里的精神病院要和平很多(那是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重症区的病房)。那些还算比较精神的病人,在护士小姐的看守下,在草坪上散布;偶尔会有几个人抬起头来看看我们。然后跟高哲打一声招呼,再低下头静静的走着路!

我抬头看着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变成这类病人,失去大部分的自由,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

周寒涛的手突然搭在我的肩头上,他的那双明亮的眼睛仔细的看着我的脸——不笑得他看起来并不是很严肃,反而让我有一种定神的感觉。

我深吸一口气,对着他放松脸皮。

周寒涛转过身,直挺着后背向前走着!

我吐了一白雾,然后穿过那一团白雾,向暖和的办公室走去!

已进入周寒涛的办公室,我便以极快的速度,占据最舒服的那张黑色的椅子;然后将后背靠在椅子背上,放松全身的肌肉,懒洋洋得打量着房间里的东西(这房间里的东西永远都是那么的简单,让我看着很无趣)。

高哲非常安静静的坐在靠近门口的那张板凳上,他偶尔会抬起头看看房间里的几个人,然后在多打量我几眼后,再低下脑袋认真得看着自己的双脚。

而高桂则是很优雅得坐在我身边的那张黑色皮椅上,她淑女得让我自愧不如,也让我感到有一点点的拘束。

周寒涛进入房间的第一时间就是换上白色的大褂,然后坐在我们对面。

我的眼睛轻轻得向上斜眼,看着上面的监控器:“你有必要穿得这么正式的,跟我聊天吗?”

周寒涛微笑着点点头:“是我们!”

然后他转眼看着高桂——从他那柔和的眼神中,我能够感觉到他对高桂的好感(毕竟高桂是那种能让男人一见倾心的漂亮女人)。我好奇得抬了一下自己的眉毛,带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情,观察着这对男女之间的沟通!

医生和家属之间的对话,永远都是无趣的!

因为你能够收到的信息就只有:希望和失望两种结果!

而心理医生永远都无法给出最终的答案,永远让家属的心情游离在中间地带。

所以每次跟心理医生交谈时,我都会全身心的放空!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