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5.数豆子的金琴

金琴满意得微笑着将汤碗抽回来,然后小心的吹着气,走入卧室。

她伸出左手点了点门板,将门板推开,然汤碗后走到桌子边,将汤碗放在桌子上,仔细的数着浮在水面上的豆子。她数得那么认真,几乎将自己的脑袋埋入汤碗中(我是400度的近视眼),在数清楚那些漂浮着的绿豆之后,她抬起头来对着桌面上的小镜子淡淡一笑:“有35颗豆子哦!”

我们都不太能理解她的这个微笑有什么含义,更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热衷于数数。

金琴抿了一下双唇,然后小声得说了一句:“我要喝了哦!”

我和金欣两个人都没有做出反应,因为我们现在只想要休息而已!

金琴抬起下巴,向镜子看过去,用力转动自己的眼睛,稍微等了一会,见我们都没有动静,便立刻端起那碗绿豆汤,一口气吃完所有的内容,才满意的咋咋嘴巴,将汤碗放在桌子上。

当她放下汤碗的时候,才注意到妈妈坐在床边,一脸奇怪得望着自己。金琴瞪了瞪镜子中的自己,小声嘀咕着:“金娅好像不喜欢吃绿豆——但是琴琴喜欢吃啊!妈妈该不会看出问题了!”

金琴挽着身子走到床边,一咕噜钻入被子里面,蜷缩着身子躲在被子里:她小心得祈祷着不要被妈妈看出问题,以免因为她的原因,使得我们三个人被关入小房间里(精神病院)。她守了很长时间,感觉外面没有声音之后,便转个身,掀开一点点被子,偷看被子外面的环境……她刚刚掀开被子,就看到妈妈一脸怪异得望着她。

金琴知道她不能在缩入被子里,只能探出一个脑袋,小声得问了一句:“妈妈——你不休息吗?”

妈妈伸出手想要去摸金琴的额头,金琴连忙向后靠了一下,微微避开妈妈的手。

空气中的水分子冰冷得能够冻住所有生命迹象——金琴完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她只能用力压下嘴唇,然后将整个身子缩入被子里,继续睡觉。

于是整整一晚上的十个小时,归属于这具身体的大脑也运转了十个十小时,以至于第二天清醒的人差点被车撞傻!

事情是这样:在被子里躲上十个小时,脑子会出现缺氧的现象,再加上金琴不停的数着小绵羊,所以没有好好休息的大脑在应该工作的时间里主动罢工!而罢工的时间竟然是在我独自一个人过马路的时候!

本来我是不需要出门的,但是高桂(高哲的姐姐)主动给我打电话要求见上一面,地点就是在精神医院旁的咖啡店里——要到这家咖啡店,我必须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

本来我是清醒的状态,过一个马路并不会遇到危险;但是当我想过马路的时候,金琴忽然冲出来,然后大了一个哈欠就退走了!要命的是,她冲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马路中间;而她退去的时候,我们的思维是会有一段时间的空白,那段空白时间足以让一辆正常行驶的车子撞飞我!

幸好当时有人推了我一把,将我从危险中推出!

回过神来,我看到站在身后的是那个喜欢画画的年轻人:高哲!

我微微偏转脑袋看着那个年轻人:“你怎么在这里?”

高哲不敢看我的脸,只是低着脑袋,看着我的双脚。他微微晃动一下脑袋,很小声的念叨着:“姐姐让我来接小姐姐,她说怕你不认路!”

他的声音那么小,得让我花一定的精力才能分辨出他的意思。我揉了揉太阳穴、深吐一口气,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时候金琴忽然定住我的双脚,轻声得喊了一句:“高哲!”

金琴想让我去牵高哲的手——带着他回到医院里。我拒绝得努了努嘴,想要转到另外一边,但是当我转身的时候,金琴用力扭了一下脖子;“咔嚓”一声,我能清楚得感觉到脖子被扭折,惊得我猛然站住脚。

这个时候高哲绕过我的身边,直接向咖啡店走去;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小声得说了一句:“快点吧!这个地方好吵。”

我瞪着眼睛望着高哲,微微缩了一下下巴:这个男孩是在命令我做事情吗——我决定转身回家。我刚刚转过身,就被金琴狠狠的跩了一下后背,迫使我跟随高哲。

我狠狠得咬着牙齿说道:“你最好永远都别出来!”

金琴呵呵得笑了一下。

我被迫跟在高哲的身后,走向那个咖啡店!

“金娅,你在这里做什么?”周寒涛惊讶得望着跟在高哲身后的我,完全不能够理解现况“高哲,没有人陪在你身边呢?”

 周寒涛走到高哲的身边,歪着头看着他手中的画本,极其温柔得说到:“张护士还在病房里等你吃药,你现在能够回去吗?”

高哲晃晃手腕上的白色标带,小声得说了一句:“姐姐要见她!”

周寒涛已经将事情猜出一些,他将高哲交给赶过来的张护士,然后瞪着一脸茫然的我:“你尽然让一个病人给你引路!”

我想都没有想,回了一句:“我也是病人啊!”

周寒涛淡淡得说了一句:“那就走吧!”

我歪着脑袋瞪着走在前面的周寒涛:这个男人的思维就不能够正常点吗!

我抿了一下双唇,然后用很安静的说道:“等等——高桂想见得人是我,不是你哦!”

周寒涛的腿特别的长,走起路来非常的快,但是他今天迈得步子不是那么的大,足以让我赶上——见我半天没有跟上去,他便站定身子,然后转过身对向我:“你能治疗高哲?”

我想都没有想直接说了一句:“我都是病人,怎么可能治疗他!”

他满意得偷笑一下:“那你还去见高桂——不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

大脑没有空间让我去思考,我竟然非常顺他意的点了点头,轻声得说了一句“哦”!。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