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4.散了吧了,难受

“我不、不不叫金欣……”金琴还未将话说清楚,就被金欣用力闭上嘴巴,因为速度太快险些将金琴舌头咬破

周寒蝶虽然没有听得太清楚,但是很显然她已经抓到了重点:“你说:你不叫金欣!

周寒涛夹了一块鸭肉放在妹妹的碗里:“你听错了,是说没有叫烤鸭

周寒蝶对着哥哥挑了一下眉头暗示:你以为我真的分不清楚“金欣”和“烤鸭”的区别吗?

周寒涛非常温柔地点点头,给它一个微笑:你确实没有听清楚!

周寒蝶夹起碗里的肉一口塞入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嚼了两下

周寒涛非常满意的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小声得说了一句:“这样才可爱

就在他们两个人相互暗号的时候,我这里也是成了一团:金欣用力得掐着金琴的大腿,埋怨她太不会说话,险些她们全部都暴露在疯女人的面前;因为被金欣责骂得太厉害,以至于金琴不得不蜷缩起身子,想要躲起来,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她藏起来原因是我不想出去!所以被强迫控制大脑的金琴只能很委屈得捏着刀子啜泣。她微微得偏转着脑袋,努力控制着失的感觉。

虽然我不太明白金欣和金琴出现的原因:但是我知道一点就是她们出现的时候,脑袋会特别的难受;因为金欣出现的时候大脑似乎将所有的重量都放置在左脑上;而金琴出现的时候,这种负重感就被移动到右脑因为这个特别奇怪的感觉,导致她们的行动上会有一点点的特别:金欣会比较容易控制右边的身体,而金琴会比较容易控制左边的身体;而主控权交托到我的手上时,大脑就会特别的疼痛,甚至会让我失去正常的平衡感

综上所述,现在用右手握住刀子的金琴如同一枚炸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太过于强势,金琴逼得太急了,所以她将刀子用力插在桌面上……然后大声的哭起来!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状况弄晕了!

他们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金琴……周寒蝶晃动一下手上的筷子,望了望一边吃惊哥哥,示意他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周寒涛斜了斜眼睛:“让她哭吧!

妹妹惊讶的张开嘴巴“就这样!放任她哭!不怕外面的人误会……”

周寒涛夹了一块青菜放入自己的嘴里小心的咀嚼着:“总比你强些!”

周寒蝶不太明白:每次当她大声哭泣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以为她被周寒涛欺负——于是有很多次周寒涛都被路人当成负心汉发微博几乎都要变成负心汉的代言人)

但是他不知道:金琴的哭功比起周寒蝶有过之而不及!

大约过了十分钟,金琴还在啜泣着!

他们放下手中的筷子,静静得看着不停哭泣着的金琴,没有人想到应该如何安慰这个女人。

周寒蝶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小声的说道:“她这个样子——我不觉得她能够帮你治疗那个高哲!

周寒涛捏了捏鼻尖(细小的汗水冰冷鼻子,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该不会是我说错话了——但是平日里跟她聊天,的情绪都很稳定,今天怎么就哭起来了!

两个人睁大眼睛相互对视,然后两个人同时谢了一口气

太长时间没有哭过忽然让金琴这么一闹腾,一双眼睛顿时疼起来!

因为疼痛,金琴暂时放弃哭泣,她抹干净脸颊上的眼泪,然后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右脑袋,小声的嘟囔着:“我不想待在外面了,快点让我进去!

因为没有详细的说明:周氏兄妹两个人已经被金琴的反应闹得云里雾里的,不知要怎样应对现场

不过见金琴停止哭泣,周寒蝶便用力按下呼叫铃:“哥,我看还是快点结账吧!

“我们”同时说:散得好,散了就轻松了!

于是这场饭局这么了,所有人都没有完成他/她最初的目的。

 

回到家中的时候,妈妈房门打开金琴忽然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向前栽下去。我下意识得伸手撑住门,稳住身子,重新控制住身体

“你怎么了?”妈妈非常紧张得扶着我的身子向房间里走去

晃了一下手,妈妈伸过来的手,将她扶“妈,我没有事情的是不是炖汤了,我盛一碗吧!

就这样妈妈的疑问给绕了过去!

然后将自己的身子稳稳得塞入被子里,准备好好得享受一下安静:我的脑子需要稍微休息一下

大概半小时左右,我就陷入了半睡眠状态。

妈妈端着一碗鸡汤过来,将我睡着,便将手中的汤碗放在桌面上,让后将床边的被子轻轻得拉开,替我盖上。

就当被子盖上身的那一个,大脑的神经被刺激到,“我”离开坐起身来。

金琴睁着圆圆得大眼睛,半天没有出声——她的脑子是空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想法。她微微的偏转一下脑袋见到桌子上的那碗汤,嘴角不由得向上翘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思绪顿时恢复。

她抬起头望着同样笑意盈盈的妈妈,微微锁紧肩膀,小声得问上一句:“这汤是给我的吗?”

妈妈转到桌子边,将汤碗端起,举到金琴的面前:“这是我刚刚熬好的绿豆汤……豆子都被我捞起来了,只有汤!”

金琴伸出双手,小心的捧住汤碗,然后细细得嗅了一会,才微笑着说道:“你在里面加了汤?不过分量多——应该很好喝!”

金琴笑着端起汤碗,一口气将其全部喝完。

在妈妈送上纸巾的时候,金琴抬起手背将嘴巴抹干净:“好喝,还有没有?”

妈妈惊讶得望着粗鲁的金琴:“你……锅里还有一点汤。”

金琴从床上蹦下来,一只脚踩着拖鞋、一只脚尖着地,一踮一跛的向着厨房走去!(我不断提醒金琴不要这么慌张,但是她直接将我的思维忽视掉)

她一掀开锅盖就将里面所有的豆子捞在碗中。

妈妈跟过来,顺手从金琴的接过装满豆子的碗;但是金琴用力捏住汤碗,向自己的怀里拉过去——妈妈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捏住汤碗的手也没有放开;金琴努了努嘴,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的响。

金琴忽然用力崩出来一句:“把豆子给我!”

妈妈惊讶得松开手。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