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3.第一次同步

【上一章】【目录】

这一餐几乎让金欣有一种极度崩溃的感觉,有好几次她都想要将我逼出来,但是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我真得对付不了周寒蝶的哭声。

譬如说:当服务员端上来的那盘烤鸭带有一只焦黑的脑袋,周寒蝶变非常焦躁得搓动着手中的筷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噪音,让金欣感到非常的难受,便开口叫了她的名字——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周寒蝶的眼角上挂上了“水晶”。

虽然认识周寒蝶的是金欣,但是她并不太了解对方的情况,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当她看到周寒蝶的眼泪,第一个反应就是开口大声念叨“别哭!难看!”

她的声音落地不到一秒钟,整个包厢里就回荡着周寒蝶的哭声。

就在周寒蝶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她的表哥则是非常镇定得挥动着筷子。

金欣说:这对兄妹是她见过得最奇葩的人!而我(金娅)很适合跟他们做朋友,因为都是一样的怪!

好在周寒蝶的忧伤来得快也去得快,所以金欣的耳朵并没有太遭罪!

周寒涛将一块脆皮放入金欣的碗碟里:“这家店的烤鸭皮特别的好吃,很脆的!”

金欣盯着那块脆皮看了几分钟,然后很不礼貌得将它甩在桌子上:“我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鸭皮!太油了!”

周寒蝶非常惊讶得瞪大眼睛望着金欣:“但是我哥说:你最喜欢吃的就是烤鸭了——他是特别为你点得这道菜!”

周寒涛仔细看着金欣,他得嘴角微微的抽动一下,一丝特别奇异的色彩染上他的嘴角,令金欣看得特别的难受,因为我们都明白在周寒涛的眼睛里,我们就是透明人!

金欣微微得吐了一口气,她努力控制自己不瞪大双眼,但是挂在她嘴角上的色彩同样让周寒涛感到非常的特别:因为他有点读不懂那个意思——在他看来那个微小的表情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所以普通人很难读懂。

事实上,就在那么一瞬间,我的意识突然占了主导地位,那丝怪异的笑容是我硬挤出来的。因为金欣,我忽然发现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就是“猜猜我是谁”!

人类最擅长的事情就是伪装自己!

手中的筷子在碗里面轻轻得敲了两下,我的双眼快速的扫视着桌面上的盘子:作为一个完全不考虑身材的吃货,我永远都是在算计着如何以最短的时间品尝到最多的美食。但是现在,我伪装得是金欣(一个贪靓的粗鲁女人),所以我只能饱眼福了!

我手中的筷子用力敲了敲碗边,那几声脆响就像是算盘珠子被拨动的响声,非常的响亮。

“我哥哥说你是一个吃货——你这顿可吃得很少,是因为不合胃口吗?”周寒蝶一边询问我,一边将盘子里的肉块夹入我的碗碟里。

不哭的周寒蝶也算是一个体贴的女人。我觉得周寒涛于其将心思放在我这里,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治疗他的妹妹——因为我是“绝症患者”,而他的妹妹还有恢复健康的机会。我实在是不想让他继续浪费时间。

手中的筷子用力的在桌子上面剁了两下,我深吸一口气,微微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很用力的说了一句话(天知道,我跟金欣使用的是同一个身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她的那个大嗓门,难道底气这种东西跟心理也有关系):“喂,有时间解剖我,不如都考虑一下结账的事情!这里……这里的东西不便宜吧!”

周寒涛是一个非常敏锐的人:虽然我能够在声音和脾气上模仿金欣,但是我毕竟不是那个女人,所以我说话的底气会弱一点,特别是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个声调基本上已经成了常态——他很肯定现在说话的人就是金娅!

他的筷子在米饭上面晃了两下,然后抬起眼睛仔细的看着我,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金娅,是吧!我们要不要来一场正式的自我介绍?”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她的状况,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是想跟“我们”对话。

我咬紧牙齿,用力闭上眼睛,在缓解眼部的疼痛之后,才缓缓得睁开眼睛,然后对着周寒涛微微一笑——金欣的意识指引着我:“我们……要如何做自我介绍?”

这个时候:在这个空间里面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的东西都在围绕着我们的思维转动——无法明白现状的周寒蝶已经被“我们”自动划为“静物”。

周寒涛已经有五分的把握,虽然不能完全将“我们”区分开来,但是他已经有了一个概念。他很清楚得将这个概念表达出来:“孩子、女生、女人!”

我们三个人的思维第一次达到了共识:“琴——孩子,娅——女生,欣——女人!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周寒涛用力得抬起眉毛,直起后背,然后对我笑道:“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很好的相处!”

三个思维同时控制大脑时,脸上就会出现一个非常怪异的表情:哭笑不得!

我努力挤出两个字:“不可能!”

一筷子剁在碗底,差点将它给撮穿了!

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很多,我不由自主得收紧身子……突然晃神,我的意识被踢入黑匣子里!

身子紧紧的收紧,金琴将脑袋低得很低,几乎要在米饭中寻找呼吸的空气。她是被硬挤出来的,因为清醒的身体总是需要一个思维控制!

周寒涛和周寒蝶被眼前的状况弄混了!

“金欣,米饭都粘到你的脑门上了!”周寒蝶伸手掰了一下我的脸颊,要我抬起头来!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