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想望的朋友|22.他知道我的病情

我揉了揉自己的短发,仔细回忆能够抓住的小细节,但都没有发现有关周寒蝶的信息。我只能微微一笑:“我好像漏掉了什么——你认识我!”

周寒蝶抬头看着后视镜里的周寒涛,微微抽动一下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她忘记我了!”

一股莫名的自责感充斥着我的心脏,让我有一种想要将脑袋埋入泥土里的念头。

就在我准备开口道歉的时候,周寒蝶忽然捂住自己的双眼,大声的哭起来!顿时让我手足无措,我抬起双手,轻轻的碰触着她的身子,想要让她平静下来;但是我的手刚刚靠近,那个人就会哭得更大声,让我完全没有安慰她的机会。

我抬着头对向周寒涛,小声的说道:“你……我……我要怎么安慰她!”】

周寒涛非常冷静的说道:“让她哭——过一会就没有事情了!”

就在我努力理解周寒涛的意思时,耳边的哭泣声忽然停止!周寒蝶抹干净脸上的泪水,然后抬头对着美美一笑:“抱歉!我是一个比较容易情绪化的人,我常常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哭起来——不过哭完就没有事情了!你不用太在意的!”

我看着瞬间变换表情的周寒蝶,完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周寒蝶忽然伸手握住我的双手,略带紧张的说道:“你明白的——像我们这样的人很难融入正常的人生活。你说过的,我们不需要太刻意的控制,就算被说成疯子,也要让自己的心情舒畅!我觉得你真得是一个懂我的人!”

我被周寒蝶的热情闹懵了,完全不明白她所要表达的意思!

周寒涛这个时候才开口说道:“今天下午,你跟小蝶一起到医院来看我——你还说了一些很特别的话!”

我好像能够抓住一些小小的细节……

周寒蝶非常积极的说道:“对啊!金欣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

完全抓住重点,我反手抓住周寒蝶的手,小心翼翼得问到:“你,叫我金欣!”

周寒蝶瞪大眼睛望着我,用力的点点头——我不太敢说出另外一句话,因为我怕那句话会让她再次泪崩!

所以我直接转头对向周寒涛:“该不会,你也知道我叫金欣吧!”

多重人格症是在小说中经常会见到的病症,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多见,更多所谓的“第二个人”可能是病人幻想出来的……周寒涛听见我自称为“金欣”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诧异感,但是他觉得应该更加了解我一些。

周寒涛很清楚得回答我:“你不会还有其它的名字吧!”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忽然觉得这张脸非常的陌生,就好像是属于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天知道一颗大脑能够制造出多少个意识来!我抿了一下嘴唇,然后低头掰弄着我的手指。

周寒涛见我不说话,心中便有一些计较:下午他见到金欣的时候,略感惊讶。

在他的记忆中:我是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普通的女人,全身上下没有什么特别闪光的地方,唯一会让人记住的事情就是“我的声音特别的甜美”,所以正常的我在他的感觉中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女人。但是金欣就完全不相同的:虽然她穿得很一般,但是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女人的媚气,可是她说话非常的粗鲁,完全没有女人应该有的温柔,这种矛盾让周寒涛觉得很有意思。他觉得我完全没有能力扮演成金欣……

周寒涛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才会小心的试探我。而我给出的反应,让他有那么一丝小小的窃喜。

周寒涛忽然转动转盘,避开迎面而来的摩托车,险些将我晃倒!

同时也将我的思绪拉回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拉着安全扶手,微微闭上眼睛,我有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但是我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将那些到口边的话给狠狠得吞入自己的肚子里。

当我稳住自己心情的时候,忽然被一双手狠狠的掐住自己的胳膊,我好不容易恢复的理智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张口就对身边的周寒蝶大声喊过去:“你这个笨蛋!弄疼我了!”

周寒蝶睁大眼睛看着我,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刚才还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忽然间就瞪大眼睛张口就是粗话,任何一个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都应该有点惊讶吧——但是周寒蝶在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后,便裂口大笑起来。

她大笑着用力拍着我的手臂:“哈哈!我就说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小女人,你还说她是装的!”

被周寒蝶用力拍得我的胳膊疼疼的,我的思维一下子清楚、一下子糊涂,我都不知道现在是谁占主导位置。车子忽然晃动一下,我的思维被完全甩没了……金欣瞪着大大的眼睛瞪着周寒蝶的手。

她的手用力捏住那只准备靠近“我们”的手,然后用力向下一压,将周寒蝶的手用力压下。

她用力按着周寒蝶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是偏转到身后,用力抓住椅子背。她非常温柔的说道:“小蝶,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修理一下指甲了!你的手指抓得我疼啊……还有你这个笨蛋(她扭头看着前面的周寒涛),开过头了!

周寒涛被金欣的大声音叫嚷声震动了双手,还好他及时刹车才没有撞上前面的车子。他用力得吐了一口气:“小姐,你的嗓门能不能稍微小一点!因为你是一个女人!”

金欣用力盯着镜子自己的脸:这张干净到有多少斑点都能看清楚的脸根本就不属于她的,让她看起来有点难受。但是她能够清楚的看清楚那是一张属于女人的脸:“我是女人吗!”

周寒蝶将金欣的话听得很清楚,她的脸缓缓得靠近金欣,非常认真得说道:“比是一个女人啊!”

金欣忽然转过头,一张粉嫩粉嫩的唇差点就要贴上周寒蝶的双唇。

两个女人相互眨着眼睛。

金欣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丝淡淡得笑容,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在周寒蝶的脑门上,轻轻得将她推开:“你的香水味太臭了!还有,你哭得样子很让人讨厌——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哭,我会打你的!”

周寒蝶被金欣的无理闹得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她只能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扭头对着哥哥,用力的抿平双唇:“哇(大声哭起来),她骂我!”

被周寒蝶的音波功袭击的耳朵不只有金欣、还有周寒涛!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选择推开车门。

金欣从周寒涛的手中抽过香烟包,然后随手抽出一根香烟,放入口中。

周寒涛惊讶的望着金欣:“你会抽烟!”

金欣看着手中的香烟吐了一口气:“完全不会!”

周寒涛见金欣伸手取过打火机,将那支香烟点燃,完全不能理解她现在的动作。

金欣将打火机放在周寒涛的手中:“但是我很喜欢闻香烟的味道!对了,那个小子的姐姐给金娅打了电话——是你这个家伙出得馊主意吧!”

周寒涛对金欣的失礼行为是见怪不怪,所以他非常轻松的回了一句:“是的!”

金欣将手中的香烟放在鼻子下面,用力嗅了一下:“金娅连自己的事情都不能解决,还能帮那个小子解决问题——你的大脑是不是被灌了浆糊!”

这个疑问就算不是由金欣说出口,周寒涛也早就想过:“你是金欣——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金欣伸出手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手:在她的眼中,这双手是一双非常粗糙的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做苦工的男人手。她仔细的考虑了一会,才说道:“你觉得我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周寒涛仔细的看着金欣,大约过了一分钟的时间,他忽然伸出手敲敲车顶:“喂,眼泪干了没有?干了就出来吧——我们还去吃饭呢!”

抹干净眼泪的周寒蝶,快速的为自己补完妆后,然后以漂亮女人的身份走出车子!

金欣望着迅速变脸的周寒蝶,略带担忧的说道:“你确定:她能够完成一顿晚饭!”

周寒涛在金欣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只要你不骂她——就一定没有问题!”

金欣测过头:“我从来都不会骂人!”

周寒涛和周寒蝶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都露出一丝淡淡得笑意,然后走开了!

目录】【上一章

打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