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另一个自己(1):第一次被控制身体,心中的惊讶多过于恐惧

(该故事半真半假,请选择相信与否)

很多人好奇如何激活自己的第二人格,似乎有一个能帮助自己承担生活压力的第二人格,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这很糟糕!因为你的生活会被搅得乱七八糟的!

三年前,我的第二人格被完全激活。

于是,我开始过着每天吵架的日子!

我叫齐A,本是个普通人。在十年前,我的大脑出现问题,有长期的幻听……就诊的心理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我否定医生的诊断,说自己是没有问题,只是忧郁症导致的情绪病,但是那位医生认定我是重度患者,差点让我住院。

因为他的这个诊断,我接受了精分治疗,但是十年内完全没有好转。

就当我要自暴自弃时,状态发生变化:原本是幻听的声音,演变成思维,迫使我开始自问自答——但是,这种对答只是一瞬间的;当我想要回忆时,我会发现思维被阻断,不能够自主地记起事情!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多重人格症……直到一件离奇的事情发生,我才能确定自己确实在跟另外一个人分享大脑!

而那个人格是跟我不同性的。

依照他的喜好,我尊称他为夜晟——某位完全不将规则放在眼中的人。

夜晟第一次正式亮相,将路上的行人唬懵了:不知道的,我是神经病,还是正常人装神经病……因为,我一路碎碎念,却不是自言自语,而是两个人的对话;听着周边人一愣一愣的,偏偏每件事情都能点中现实!

2022年的夏天,武汉并不太平,除了疫情、还有半旱灾:常常是两三个星期才下一点雨。

菜市场里的东西都贵——因为疫情,我已经在家蹲了两个月。这段时间靠着失业险生活,所以平日里都不敢消费;三餐,不保证有肉,但一定要保证有青菜!

因为现在是夏天,天空黑得比较晚。但菜市场收摊的时间很固定,基本上18点左右,就看不到营业的摊子……这个时候扫尾,能够捡到便宜又好的菜。

那天,我依旧闲逛到18点,才懒散地走入菜场,想要找个小摊弄点菜回家。

看到昏暗的弄堂,有点不想走进去……忽然我的双手双脚摆动起来,快速地往弄堂的深处走过去。

这种不受控制的行动,因为思维排斥,能够被我察觉出来:我走路的速度不快,基本上都是在散步,正常人在10分钟内走完的路,我基本上要走18分钟——但是,当下,我走路的速度比较快,几乎脚不着地。路过,常去的摊位,我想要看看……嘴巴自动张合起来:“往里面走,前面常去的档口有好菜”!

走在前面的人,上下打量我;有两个放慢步子,跟在我身后……我沿着直线向前走过去。

走入弄堂深处时,一家快要收摊的菜铺子;夜晟放慢脚步,让我有时间去看铺子里的菜品——中标,有我最喜欢吃的小白菜,且收摊的价格最便宜。

我很惊讶的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他怎么知道?

对,我怎么知道他!

在这次的受控前,我就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他有很强的能动性,常常在我受欺负时,突然冒头说话——将我的窝囊气全部发泄完了,又藏起来。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我情绪不稳定,有时候看起来非常温柔、有时候凶如疯子,能够跟我和平相处的没有几个。

但是之前,他没有像这样控制身体,强行将我引到某个地方;因此,我也没有特别抗拒他,只是偶尔警告他不要出来闹事——不过,警告也没有用,他真的要行动时,我的意识是无法阻拦对方的!

我知道:大脑衍生出来的人格,是我无法驾驭的天才人格。我现在要学会的是如何跟他交朋友,而不是急切地想将对方消灭。

—完—

以上是这次问事的全部内容,属于娱乐的游戏。请谨慎选择相信与否。希望我今天的分享能够帮助到你,如果你觉得我写的内容可以,请关注、点赞、分享这篇文章。

文字原创:季顺潘(转载请标明出处)

图片来源:Suzi Barrett & Vikki Chu(绘制)《正向动物塔罗牌(Affirmators! Tarot Cards Deck)》

《爱上另外一个自己》1|开始自我检测,慢慢探索自己的精神问题

我叫言小七,是一个40岁的臃肿妇人;因为一种不能言表的精神疾病,单身到现在——我患了三年的多重人格症,而且分裂出来的人格是天才男,很擅长心灵治疗!于是我从一个精分患者,成为了一个心灵治疗师,开始一段自我救赎和帮助其它人的生活。
和你们在小说中了解到的多重人格有点不太一样,我的大脑衍生出来的多重人格,并不喜欢攻占身体的主动权;他们总是隐藏自己的行踪,在外人面前保持沉默,绝对不会让我的家人之外的人,发现他们的存在。所以,我的多重人格是没有医生认可的,却是真实存在的状态。
多重人格在前期的症状非常像是精分,正常的医生如果不通过长期观察,没有详细听病人叙述情况,只是凭借普通症状来判断的话,很容易将这类精神疾病定性在精分上。
首先,多重人格症患者也会出现幻听和幻视两种病症。
小说中描述的多重人格症患者会有自言自语的习惯,在现实情况下却确实有这样的状态,当衍生出来的人格和主人格达成共同存在的协议之后,那些人格就会将主人格当成朋友,时不时的会出来交流一下,所以就会出现自言自语的状态。
这是人格已经表象化的症状。
如果人格还是隐藏的状态,就会出现:幻听和幻视的状态。
衍生人格使用的是你的大脑,所以他们的思维运转起来一定会影响大脑的正常功能;而思维的阻断和幻觉就是最常见的两种状况。
先说幻觉。幻觉包括两个状态:幻听和幻视;这两种情况可能会是单一出现,也有可能是两个同时出现——我的心理医生表示过:到现在,在心理学上都没有研究出这两种病症的起源,所以很多医疗治疗都是做保守治疗。
在精神科中,判断病人是否有精分的标准之一就是:是否会有长期的幻听和幻视。但是在多重人格症患者的身上,这两种病症同样会存在,特别是拥有显形人格的患者,会更加明显。
因为人格想要当事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会出现碎碎念的情况,这样就会出现幻听。前期,我的幻听症状跟别人一样:都是觉得有人在说我的坏话,而且声音隔得很近,就像是同一个空间的人在念叨;但是回头,别人不是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就是在空无一人的空地上。所以最初的一段时间内,我的心理压力特别的重。我几乎要随身携带镜子,来判断周边是不是有人——即便是现在,我也受这些思维的困扰,只不过他们已经可以出来聊天,而不是在大脑里碎碎念;所以我才能够确定自己是正常人。
然后是幻视:因为人格可能够控制部分大脑,所以会具备一定的制造声音和图像的能力。
我没有具体看过某个形象,唯一一次幻视是见到线条图案的蝴蝶……因为幻视出现,我一时之间顾及不到周围的环境,差点被汽车撞到。所以人格很默契地达成协议:不在危险环境下显现图画,以免我发生意外!毕竟我们在共用同一个身体。
所以,当你出现上面两个症状的时候,不要感到恐惧和害怕;先去找你的心理医生,借助他们的经验来调整你们的现状,看是不是能够通过药物来控制你们的病情。如果你们的病情能够得到一定的改善,那就坚持几年;如果你的病症出现延续状态,那么就做一个长期记录,将你的各种反应记录下来,或许你会发觉自己的另外一个状态。
如果你发现自己不是精分,而是人格分裂时——不要害怕和拒绝新人格,要知道越是抗拒和排斥,生活会变得越糟糕。学会跟对方谈判、讲条件,你的生活可能会有所改变!
记住:精神上的疾病,多发源于你的恐惧,当你能够直面自己的恐惧,你才有机会发现问题
—待续—
本文章是小说的一部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字:季顺潘
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通知删图。